突然来临的爱情

生活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

Minji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女生/小姑娘/女孩子/女人,从念高中开始到现在。大眼睛,聪明,成绩好,伶牙俐齿,高中的时候在班级里面,我这个学习委员只服她,心服口服。尤为难能可贵的是,Minji念书很用功但人仍然透着挡不住的鬼机灵,很容易接近,以至于有一次我自我感觉很良好的和她谈我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观点,她也只是笑眯眯的听着我说。那次我还很口无遮拦的对她说我觉得她高三时拿到直升复旦名额的机会不大——不过后来证明我说的是错了。

高中里面和我关系最近的女生其实是Lj(如果要算,也可以算是初恋吧),但我和Minji在一起时间更多。因为我和Minji在一起太多,Lj吃了很多醋,后来的女友也吃过醋,觉得我喜欢的是Minji——可我自己却没觉出来,女人的感觉真厉害。

不过我和Minji在一起的机会绝对不是有意找来的,而是挡也挡不住的。那时候我们班上的辩论队一共只有四个人,我们两个人就都在里面,先是一起赢了年级里其他所有的班级,然后代表向明去和别的学校比赛;参加生物竞赛也有我们的份,大概我们都太聪明,精力过剩,所以除了平时的课和数理化的竞赛,我们连生物竞赛都不放过,几个人一起跑到华师大的生物系去看标本。

不过后来当我真的开始喜欢Minji时,我却没机会和她在一起了。念了大学后,我开始给Minji写信,每个礼拜至少都回会写一封,有时候会写更多。不知道用掉了多少信纸,如果现在都影印下来装订成一册,那拿来砸人一定会非常疼的。那时候我同时和三个女生写信(我真得很崇拜自己很能写,那时候就同时和三个人通信,比现在很多人强多了,现在好多人同时和两个人MSN聊天就吃不消了)。其中一个女生写得不多,主要是和Minji和Swing写。我相信我写给Minji的信更多、每封信更厚,因为我觉得和Minji更有话说。

就这么过了一年,到了97年夏天的时候,去宜兴军训前一天我鼓起勇气在信里向Minji求爱。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我用的是怎么样的话了,只记得是很含蓄的。那时候都太小心,怕太直接会让对方女孩子害怕,说含蓄点万一被拒绝也能给自己留个面子。现在我觉得,不管男女都应该在爱情中更加主动一点,主动地选择自己所爱,主动地表达自己的爱意,这是特别美好的事情,只有自信成熟的人才能做得恰如其分。

后来结果是我被拒绝了。我不死心,脸皮很厚的继续给Minji写信,又写了一年。当然,信的内容都是很礼貌的,仍然是一如以往的内容和口吻,那种好朋友之间的关心和交谈。不知道Minji那时候是什么感觉,是不是觉得我是一团湿面粉,甩也甩不掉。不过我相信,我又写的这一年的信,让Minji看到我的真意,也让她看到我是一个很绅士、很有分寸的人。所以,后来我们还是一直有来往,还一直是好朋友,一直到三四年后,Minji在巴塞罗那、维也纳等地方玩的时候,她还会给我寄好看的明信片,而且上面写满了字。

我原来以为今生就会是这样了。

后来Minji有了自己的男友,而Swing成为了我的女友。后来Minji去了挪威念书,去了各地游历,去了香港和北京工作;而我一直在上海,继续念书,然后加入微软工作——这是我最向往的公司,所以我觉得我很幸运,自己的梦想能够一点不打折扣的实现。只是在感情上打了些折扣。于是我给我自己的一堆自创的理论里又加了一条:打牌的时候并不要把最好的一门花色变成王牌,同理,不要把最喜欢、最投缘的女孩子变成女友和妻子。(现在我不再贩卖这个理论了,嘻)

渐渐的,我以为此生就是这样了,以为这么一点点小小的遗憾会始终留在心中。

可生活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去年十一二月,在装修我新买的房子的时候,一个小小的矛盾压断了Swing和我之间原本已经伤痕累累的关系;Minji在四处游历以后,也在差不多的时候,回到上海,用她的话来说,“想稳定下来了”。经过这些年后,我们又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们的状态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我相信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上天安排的最大”。和Swing分手时,我并不知道我的未来在哪里;Minji决定回到上海时,也并不知道会和谁一起“稳定下来”。但当我淡淡的告诉Minji我和Swing已经很久不来往了时,当Minji狡猾的笑着问我可不可以到我的新房子做房客时,我突然想起来了Minji当初拒绝我是所说的那句话,要让时间去演绎故事。

那以后,我们开始有些来往,但谁也没多说什么,因为Minji去云南之前,给我写了一封信,说她有些为难。一直到二月,我出差去了北京,一个多礼拜。在北京的第二天晚上,想家了,我只觉得非常非常想给Minji打电话,想听她说话,想说话给她听。晚上终于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心一下子就舒坦起来了。当我从北京回上海,我们终于拥抱,亲吻,晚上睡在一起,第二天一起收拾东西搬进新家,一起趴在地板上晒太阳,一起厨房里做饭,做酸奶色拉吃。空闲下来Minji坐在我的腿上,我看着那双大眼睛的时候,心里无比感慨:对于Minji,我追求过、被拒绝过,曾经就只把她当成纯粹的好朋友了,曾经已经不再经常记得她了。可这么多年过去以后,谁又能想到,我那没有实现的梦想,一夜之间居然成了真的。

我没有想到过故事会有这样的情节,但我和Minji显然都很喜欢这样的情节。谁也没有刻意,就是挡也挡不住,爱情突然就降临到了Minji和我身上。我们就像永尾完治和赤名莉香那样,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而且我比完治更幸福的是,完治现在爱的是莉香,但一直以来喜欢的却是青梅竹马的里美;而我现在爱的人和我从小喜欢的人是同一个人。

这么多年来,Minji变了很多,但也一直都没变。她变得非常有女人味道。去年年底第一次看到她,她穿了一身看上去很舒服的套装——而此前我印象中的Minji还是高中和大学里的学生模样。她变得更阅历丰富,那么多年的游历和见过的人和事,让她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气度——不争、不卑、不傲、不愠,有一颗很平静的心。她也变得懂得爱情和生活了,懂得去抓住想要的,放掉那些只是停留在表面价值的东西。但Minji没有变的是她在我心里的位置。她嫣然一笑就能让我怦然心动,她一句话就能化解我心中的疙瘩。Minji一直让我感觉那么的放心、信任、欣赏。

爱情说到底大概是个时机问题,在适宜的地点遇到适宜的人,还有是在适宜的时间。大学时,那时我们还都小,会因为不懂事而吵架,会因为年轻气盛而轻易说分手。如果大学时Minji接受了我做她的男友,现在反而可能早就分开了。而现在这样,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

==

(2004.10.7) 赤名莉香最终还是离开了完治,她告诉完治她会等他等到五点,但最后她并没有等到五点,而是坐早一班火车走了。莉香希望完治会来,但她又害怕面对另一种可能,所以她宁可主动的割舍掉这份刻骨铭心的感情,虽然她在火车上哭得一塌糊涂。

Minji说,“让我考虑一下”。我说,我走了,我不敢面对你考虑的结果,我害怕再一次听到“我们还是做朋友吧”。于是我就走了,不再犹豫。在机场,我发了一条消息给Minji,我说我喜欢了你十年,好像做了一场梦,而今天梦醒了。接到Minji的电话,她说“卑鄙猪,我想你”。我泪流满面。但这太晚了。“该来的来,该去的就让它过去,我不想,终日为爱憔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