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工作别太玩命

从北京回来没几天,背上就发了小块的红肿,还有一粒粒的疹子,有点痒,有点烧灼疼和刺疼。我原来以为是因为那天打赤膊睡竹席过敏导致,或者可能是被虫子咬的,因为以前Minji也说她被咬过。不过过了几天不见好,所以今天还是去看了一下医生。

医生: 哪里不好啊?
我: 背上发东西
医生: 衣服撩起来我看看
我: 这里…
医生: 知道了,带状疱疹
我: 这是怎么回事啊?
医生: 抵抗力下降,病毒感染
我: 哦?
医生: 没啥,太累了
我: 是嘛?
医生: 是啊,这种病都是老年人得的。年轻人,工作别太玩命
我: 没办法呀
医生: 回去跟你老板说。自己悠着点
我: 那么怎么能好呢?
医生: 给你开药了。还有,要多休息
我: 多少时候能好呢?
医生: 老年人要几个月,你嘛,两三个礼拜吧

的确,我在北京的确体力透支得比较厉害。一个人孤立无援,七七八八的产品都要迅速Ready,还有不断的出台、文档、建议书,典型的包括五台山一日出台,还有经常一天之内从天津打一个来回,常常一天内又要见甲方,又要和partner的头头谈,还要给partner的技术人员作讲座、演示,说无数的话,精神绷得紧紧的,而且回了北京还要回公司再干活。后来,盛世大厦楼下的司机都认识我了,有一次晚上快一点时我下班打的,那个司机对我说:"哥们,今天你气色不错,不象那天那样腿都在发漂"。我不知道他这算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可怜我。

其实,我还是很庆幸我只是得了这种不算太严重的病。我有些朋友在那些咨询公司、会计事务所,那里工作强度和压力比我公司更甚。有些人猛干了两三年,结果得了尿毒症、心肌炎,人也就垮了。这些跨国公司,或许只支付了一倍于民营企业,但对人的消耗却可能是三倍、四倍。加上或多或少、或明或暗的加班,工作占据了业余时间,原该业余时间做的事情就占据了睡眠时间。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们自己选择的,我们选择了这种工作,在获得各种收益的时候也只能接受它的负作用,只能企求自己身体别出问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