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欢的作家:王小波

那天Minji给我写信,说看到了我的Blog以及读者们对我的“自恋”的反馈,Minji让我注意要谦虚,不能骄傲、自夸。我给Minji回信做了解释:我其实是很谦卑、很有自知的人,之所以我会用这种看似非常骄傲、“自恋”的口吻写Blog,是因为这只是一种修辞,用来给大家娱乐,这就好像王小波写过这样的著名诗句:“走在寂静里,走在天上,而阴茎倒挂下来”,写的这么露骨,但这并不意味着王小波此人是个色情狂——反而,他这么写,仅仅是为了达到表达的效果而采用的一种修辞的手法而已,而且王小波本人,他是一个很伟大的作家,

我认为王小波的造诣,在杂文方面,仅仅次于鲁迅。虽然王小波的最大部头的著作是《黄金时代》、《白银时代》和《青铜时代》三部曲,得过奖的也是电影剧本《东宫西宫》,但我始终认为王小波最好的是杂文,尤其是收录在他的两个集子里面的:《我的精神家园》和《沉默的大多数》。这两个集子我都是在1997、1998年的样子读的。那时候王小波刚刚因心脏病过世不久,这个名字在文学圈子外面也并不知名。我初识王小波是在书店里面,随手翻看他的杂文集《我的精神家园》,立刻被他的文风所吸引:毫无华丽的词藻,非常平实的口气,就好像是在和你谈话,但话语中带着浓郁的诙谐和黑色幽默。这种风格也影响了正处于认识世界阶段的我(那时候我大学二年级),后来无论是我给女生写信,还是后来写Blog,都或多或少的带着受到王小波影响的风格。

这个集子中的《一头特立独行的猪》和《有关媚雅》是我最喜欢的他的两篇杂文。我认为,《一头特立独行的猪》是可以与《动物庄园》并称为最好的猪为主题的文学作品。在这篇短文中,王小波回忆了一头以前他插队时候的一只猪的故事。这篇短文是王小波黑色幽默风格的典型体现:他在板着脸给你讲一些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他好像并不觉得这些事情有什么有趣,但你听了就是会忍不住一边拍大腿一边狂笑不已。等你笑完了,王小波又淡淡的跟你说,“我已经四十岁了,除了这只猪,还没见过谁敢于如此无视对生活的设置。…因为这个缘故,我一直怀念这只特立独行的猪”——原来,他的真正意图是呼唤自由、蔑视那些想要设置别人生活的人,以及对被设置的生活安之若素的人。

至于《有关媚雅》,我所喜欢的是他在文章最后那段话:那是一次业余乐团演出,合唱团里的一个老太太的假牙唱到一半飞出来了,“在空中一张一合,做要咬人状,飞过了乐池,飞过我们头顶,落向脑后第三排,…,老太太也不便立即退场,瘪着嘴假作歌唱,…,我坐在那里很严肃地把这一幕听完了,才微笑着鼓掌。所有狂野粗俗的笑都被我咽到肚子里,结果把内脏都震成了碎片。此后三个月,经常咳出一片肺或是一片肝。但因为当时年轻,身体好,居然也没死”。王小波在这段描述中所体现出来的诙谐,无出其右者。我特别喜欢“笑都被我咽到肚子里,结果把内脏都震成了碎片”的说法,在后来我大学里给Minji写的某一封信里面讲到另一件让人忍俊不禁的事情的时候也用了类似的句子。

除了杂文、小说、电影剧本以外,王小波还是一个社会学工作者,有着严肃的科学态度和方法,这可能和他的理工科学历是密不可分的。非常幸运,我曾经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偶然的地方买到了王小波和李银河合著的《他们的世界——中国男同性恋群落透视》。这是一本很薄的书,不过百页余,和一本大学英语四级词汇速查手册差不多厚度。这本书我是在1998、99年前后买到的,是一本正宗的学术著作,从中我了解到了很多以前从来不知道的东西,让我对男同性恋有了很全面、深入的科学认识。我看完了以后在寝室里面传阅过,刘晨波、李岷、沈剑等应该都看过,后来我还借给我当时的女友Swing看,她又带回她寝室传阅,只是我一直不知道那些女生看了以后是什么feeling。这本书现在已经很难买到了,几乎绝种,很多王小波的fans可能都没读过原著。因此我觉得我也是王小波的fans中level比较高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