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破喇叭

昨天晚上到保利剧院听了场音乐会。有很久没听现场了,最近一次听距今快有三年了。那次是一个从科隆来的室内乐团,和交大BBS古典音乐板的gould和mad一起去的,在上海大剧院中剧场。那次演的是巴赫的小协。非常棒,那是我第一次听巴赫的小协,就喜欢上了,现在我硬盘里还有所有三部小协的MP3。乐团里有个拉大提琴的MM非常PP,完场后我们还溜到后台去看她。我们还说,如果板主anty在,一定会冲上去要签名,而且他自己也是拉大提琴的。在此之后,我就没听过现场,只有罗斯特罗波维奇来上海那次,我去上音听了他的大师课

昨天的是巴黎管弦乐团(L’Orchestre de Paris),指挥是Christoph Eschenbach。主菜,也就是下半场的曲子,是柏辽兹的《幻想交响曲》,我很熟,高中里就听磁带了,还是DG原版的铬带呢(俗称金属带)。昨天的效果,只能说很一般,有负盛名。有一处,经过一番酝酿,乐队应该齐奏出主题,有决心的,有爆发力的。但我听到的却是软棉棉的,一点都不干脆,心理甭提有多不痛快了,就好象毛宁唱的“我心依旧”的高潮部分一般拖沓无力,又好象意淫了很久的一个网友,终于见到面了,却是个恐龙。还有,管乐部分里有一只小喇叭是破的,一只大喇叭声音放得太大。我是眉头皱着听完的。

十一月四日、五日,他们还要在广州演两场,接下去还会去香港演。广州那边的介绍材料上说巴黎管弦乐团是“世界十大交响乐团之一”,我不太认同。至于还有媒体说指挥Eschenbach是世界排名第五,更只能一笑了之了。

观众照例是个问题。多亏保利剧院内部屏蔽了手机信号,所以手机铃声和低头接电话者算是绝迹了。但乐章之间,还是有很心虚的零星鼓掌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