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一万

有一个英国人给王建硕写信,说有个跨国公司给了他一个在上海的职位,工资是每月税前10,000CNY外加1,000CNY的房帖(这个offer怎么听上去如此的熟悉…)。这个英国佬觉得这份工资低得离谱,这点月收入他在英国每个礼拜打10小时零工就能赚到(“To me this seems ridiculous, and something not worth even considering, as it’s less than I earn working part-time, just 10 hours per week, here in London.”)

依我看,一万块钱一个月,除非这个英国佬坚持要在上海喝和它在伦敦喝的同样的矿泉水,在上海看和在伦敦一样的报纸,仍然吃从英国进口来的奶酪,那绝对入不敷出。如果你乖乖的喝农夫山泉,看China Daily,吃光明牌的奶酪,租两千块钱的公寓,在上海已经可以过得很舒服了。生活还是要量入为出的。千万别赚着白领的钱,想过大款的日子,或拿着学生的津贴,想过白领的日子,那都是行不通的。生活嘛,和项目管理是差不多的,都是带着镣铐跳舞,一个是deliver high quality product on time with given resource,一个是lead high quality life with given money and energy.

如果我是这个英国佬,我当下就来中国。他来中国的好处多的去了:有高的社会地位,有新鲜的文化,工作轻松,更重要的好处是,有排着队的青春小妞不要钱的和他上床,在欧洲他有这个福利吗?

其实,这个英国佬郁闷的关键是为什么它在上海就只能按照上海local staff来pay,而不能按照伦敦的标准pay。这也怨不了别人,谁让这个英国佬能力有限呢?If the company could find someone else to fill the position with 10,000CNY monthly salary, it won’t pay unnecessary more. 在这件事情里,这个英国佬只是一个外国人(foreigner),而不是外派员工(expatriate)。Expatriate当然是很爽的,拿着英国的工资在上海过日子,公司还每月出1,500USD给租service apartment,但前提是你得够得上expatriate的价值。

每个人都该想想,你凭什么去向公司索要更高的工资。难道因为你留过学么?难道因为你是一个博士么?公司又不是出钱买你的学位。难道因为你是外国人么?公司为什么要为国籍买单?难道仅仅因为你上一份工作的工资很高么?难道仅仅因为你很有潜力么?公司雇人又不是炒期货,除非你真的突出,否则公司凭什么要放着现成的有经验的不要而买一个future呢?所谓的看重潜力,恐怕50%是出于笼络人才、笼络人心、塑造形象罢了。电视里常有赢到千万美元彩票的故事,但千万别以为自己也可以通过买彩票赚到千万美元。总有一两个明星一样的年轻人,一毕业就被顶尖的公司当成未来的CEO来培养,坐火箭一样的往上升,但这些人始终只是个案,个案。如果你也认为自己可以像他们那样,那就叫幼稚,naïve。

扯远了。

如果同样在中国工作,和本地员工做一样的事情,由中国公司发工资,那无论是英国人美国人日本人香港人,都应该拿本地员工一样的工资。一个中国人在美国做工程师,年薪6万美刀,绝对不等于他回到中国就理所应当拿50万人民币一年——50万啊,在中国,那可是Director的工资水平啊。跨国公司都有global cost center和local cost center的说法,比如在中国的,只有很高的高管才是global的cost center,才能拿美国的工资,其余的,就算是美国回来的,也按照本地工资付,顶多是相应调高一点,福利再好一点,股票多一点罢了。

同工同酬的规则,是不能跨国界的。同样是大学毕业生,香港的起薪八九千HKD,上海的两三千CNY。这么大的落差,难道香港的大学毕业生就真比上海的优秀那么多么?有人说香港大学生英语比内地的流利很多,那么为什么印度的工程师的月薪折合人民币也只有五千块?这个英国佬觉得pay低了,亏着他了,完全可以选择不来。他有权利坚持认为他在中国也理所应当拿英国的工资。一瓶矿泉水,在欧洲卖一个欧元,并不代表它在中国就理所应当的值十块钱人民币。如果它坚持卖这么贵,那Gatorade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不过且慢,别克车在中国卖和美国一个价钱、Windows XP在中国卖和美国一个价钱,那都是另一回事儿。深究这个全球统一价格问题比较复杂,超过我的知识范围了,还是留给张五常罢。

生活在工资绝对水平低的国家的人,别怨,生活是可以被改变的。你可以想办法去工资绝对水平高的国家工作,这样可以在同样的时间里攒更多的钱。这就是为什么当年那么多上海人会去日本打工,那儿背死人赚的都比在上海的白领多。只是这种由低到高的流动非常困难。各个国家之间之所以维持着如此巨大的工资差异,就是因为有壁垒。北京上海限制外来人口是一种壁垒,美国那少得可怜的H1B名额是壁垒,英国的Work Permission是壁垒,香港的什么“引进内地人才计划”也是壁垒。有壁垒在,才会维持落差;有水坝在,上游的水位才会比下游高。壁垒的消除,恐怕需要一个长达百年的过程。有幸跨过壁垒的人要始终保持清醒头脑,千万别因为收入的绝对值double又double了就以为自己的能力也在一夜之间跟着一起double又double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