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的精神

在丽江的时候,小歪帮我们订了一辆车去中甸,捷达,两天五百。据转述,小歪在电话里和车主明确说,这几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照顾周到些,这次就不要带他们去买东西了”。但后来这个司机还是带我们去了一个卖药材的、一个卖宝石的店。

我们去泸沽湖的车也是小歪帮着订的。小歪和旅行社说的明白,送到里格。但去的那天,车子到了落水就不走了。司机说旅行社没和他说过。又是一通电话。这时候很需要有电话会议系统:旅行社在电话里面答应我们的事情,转身又被司机赖掉了。

在新疆的时候,和Dan Washburn他们一起去喀纳斯徒步,三个美国人两个中国人。在贾嶝峪和马夫说好了租N匹马走四天到喀纳斯,总共多少多少钱。走到第三天中午,马夫停下不走了,说山上积雪,马走得太累,等到了喀纳斯要给马买高级草料补体力,要我们加钱,否则马只能走慢些,要晚一天到喀纳斯。

每个人都具有合同的精神的社会,应该比共产主义容易实现一点。

为了培养孩子按劳取酬的观念,很多父母会让孩子通过做家务来赚自己的零花钱。比如,刷一次碗一块钱,洗一次衣服五块钱,等等,到月底根据孩子总共干了多少家务发零花钱。

但从培养孩子合同精神的角度看,这样还不够彻底。如果我是父母,我会和孩子定一个总量:“每月洗二十次碗、洗五次衣服、扫地十次,完成后给一百块钱零花钱;如果少做一样,零花钱减半,少做两样再减半,生病或无碗无衣可洗例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