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因素、意识形态上的原因,又或者——没什么可解释的

昨晚和刘老师探讨了一下关于念复旦MBA的问题,我是持否定意见的——暂且不管正确与否、片面与否。今天看到我的意见被刘老师整理成一篇Blog了。看着我自己的论调,突然想起曾经在某期《三联生活周刊》上看到过的一段有趣的文章,关于法国人是怎么解释一件事情的:

“对于任何一件事,从法国人那里,你能得到三个顺序有秩的解释:人为因素、意识形态上的原因,又或者——没什么可解释的。你买的电视机坏了,打电话叫人来修,你得到的第一个回答一定是修理工不知道哪儿去了(某个人的原因);一个星期之内不可能处理完,店里有规定(意识形态);很正常啊,没听说过哪台电视不会坏的(还用解释么)。同样的思路也适用于法国大革命:都是伏尔泰闹的(这个不负责任的修理工);马克思说了资产阶级和贵族的斗争是必然要发生的(店里的规定);福柯:没什么好说的,西方文明的发展都是恐怖统治的结果(是电视机都会坏的)。

看来,如果我是一个法国人,我会这样说:“MBA是国内一些人炒作出来的(人为因素);MBA是不是真的有价值,在国外争议很大的(意识形态上的原因);我就是不想周末念书(没什么可解释的)”。

谨以此纪念攻占巴士底狱216周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