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选集》(第一卷)读书笔记之三

《关于蒋介石声明的声明》(1936)

昨天新闻联播的“抗日英雄谱”刚放了张学良、杨虎城,今又读到了这篇。小时候也曾想过,当初如果就地把老蒋一直囚禁起来或者杀掉,岂不是后来就可以省掉淮海战役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这么多麻烦了么?当年要是关羽在华容道不放走曹操,也就不会有后来秋风五丈原的扼腕了;当年要是乘着招亲就把刘备一直软禁起来,吴国也不必花这么大力气去夺荆州了,还没夺到,活活牺牲一个智力、武力、魅力都很高的周瑜。不过好在后续的吕蒙和陆逊也都是智力、武力、魅力都很高的,从《三国志II》一直到《三国志VII》都是我最喜欢的武将。

不过后来稍长后想问题全面了,也就慢慢懂得为什么要放走老蒋了。正如曹操言,“设若无孤,正不知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信夫!”。要是杀了老蒋,原先都归老蒋管的一大片地方就又要像二十年代那样多出若干个主席、总司令。原先联合抗日只需要和老蒋一个人谈,现在要跟若干个主席、总司令谈,自然还是原来的省力省心。这个道理自然是简单的,一说就清楚的。

同样一句话的简单道理,有人就要用一大篇话来讲,比茹太素还茹太素。这个人就是《经济观察报》“研究院增刊”的某主编 。在最近一期的增刊上,伊对“中国钢铁企业明知铁矿石长期合同价格便宜得多,为什么还都签短期合同”的回答其实只有一句话:中国钢铁企业签订价格更高的短期合同是为了获得应对政策和市场变化的灵活性。一句话的道理,却用了整半版的篇幅来讲,还引入了“交易费用”的概念来帮助建立理论基础,却不深入分析是什么样的“政策变化”,真是浪费油墨和纸,当廷杖之。

把简单的东西说复杂,通常不外乎几个原因:1, 说者的确有旁人不及的深度认知,能掰开了揉碎了说;2, 有一种修辞手法叫做“曲笔”;3, 演讲被要求足一个小时、文章须足一个版面或者论文必需满三万字,苦于话题本身简单不过,只好没话找话变着法儿绕圈子;4, 忽悠、唬人,管“花”叫“被子植物的生殖器官”,管“label”叫“软件源文件版本空间中的一个矢量”,把Sharepoint上升到企业知识管理(EKM, Enterprise Knowledge Management)的高度,等等。

《毛泽东选集》里的文章极少极少有后两种情形。

《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1937)

毛泽东同志写道,“我们的敌人…托洛茨基派,…其总目标,就是使我们保卫祖国的抗战任务不能成功。…今后,…要针对…托洛茨基派的阴谋,作尽量的揭破和坚决的斗争”。

从中可以看到,一些日后被广泛使用的句式和词汇,例如 “某某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以及“揭露某某的阴谋”,早在1937就已经出现在了主流的声音中。窃以为要警惕外来的破坏和干扰是对的,但在表达方式上不应该去揣测他人的动机。如果是我,我会换一种更注重客观事实而非主观揣度的表达方式:“托洛茨基派是我们的敌人,其所做所为及主张,将会导致我们的保卫祖国抗战任务不能成功,今后要针对托洛茨基派在舆论和行动上做坚决的斗争”。

西人虽主张“attitude is everything”,但仍主要以所作所为(deliverable)评判他人的工作;而国人虽高举“实事求是”,却常以“动机不纯”加罪他人,常以“好心办了坏事”寻求原谅,尚远不及两千前惠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见识。

《实践论》(1937)

副标题是“论认识和实践的关系——知和行的关系”,这个话题太本元了,一千年都讨论不完的。

毛泽东写道:“无论何人要认识什么事物,除了同那个事物接触,即生活于(实践于)那个事物的环境中,是没有法子解决的”。可是,人早在上天之前就已经知道人坐着宇宙飞船到了太空中后会有失重,那时候人并没有在宇宙飞船中生活过。

记得以前听过一种调侃: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颠扑不破,是因为它总能自圆其说,马克思说得对的时候自不谈,即便马克思有些论调错了(例如社会主义革命将在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首先成功),且慢高兴,因为马克思主义者相信不存在绝对真理,马克思主义者相信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是随着实践逐步深入的——马克思又说对了。

不过大多数时候我是很同意老毛的说法的:“你要知道革命的理论和方法,你就得参加革命”。用现代的话来说,即便有知识库和培训,大部份的know-how和insight仍然需要在industry里面靠多年的摸爬滚打来获得,没有捷径。两地分居的滋味,只有分居过的才真正知道。译男讲解的斯诺克有看头,是因为他自己就经常下场打球,而韩桥生解说的斯诺克——如果你还有幸在CCTV-5看到过为数不多的那几场的话——只会让人手指迅速的摸向遥控器上的Mute键,心中暗骂“Tais Toi”

毛泽东又写道:“世上最可笑的是那些‘知识里手’,有了道听途说的一知半解,便自封为‘天下第一’…”——说的不就是方某某和姜某某么?许知远也令我担忧:伊虽然是青年才俊,堂堂北大计算机系毕业,阅历也多于同龄人,但毕竟人须专攻一项或少量数项,伊早年做PC Life主编、eLong内容总监或写《纳斯达克的一代》尚令人信服,毕竟仍在计算机及IT领域内,但如今若拓宽文路,例如涉足汽车行业或者一般意义上的企业管理的话,还能有足够的底蕴么?

《矛盾论》(1937)

毛泽东同志写道:“《水浒传》上有很多辩证唯物法的事例,这个三打祝家庄,算是最好的一个”。可后来《水浒》还是被印上了“大毒草,仅供批判之用,内部资料,请勿外借”。

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批判水浒的“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事实上,现如今,我们也都主张要惩治贪污腐败,也要始终坚持党的领导。

==

《毛泽东选集》有两种装订,一种是合订的一卷本,一种是五卷本。五卷本的第一卷是1937年及更早时期的文章;第二、第三卷是抗日战争时期的文章;第四卷是从抗日战争结束到解放前;第五卷是解放后的。1951年的时候先出版了前四卷,1977年出了第五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