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确称呼一位裁缝或是鞋匠》

上个星期天我在人民公园的Babarosa喝咖啡看水塘对面的民工(同时我也被他们看)的时候,在书报架上的一份《新民生报》上看到了这篇文章,当时仿佛同时看到了王小波的《一条特立独行的猪》、张贤良的《我的菩提树》以及福塞尔的《格调》。妙不可言的一篇文章啊,即使用整整一个礼拜的时间我也必须找到各个空闲的时间片断把这篇文章一个字一个字的敲进电脑放到网上,以使其可以流传于世。

《如何正确称呼一位裁缝或是鞋匠》

Salvatore Ferragamo,这个名字怎么念?
萨尔瓦多·菲拉格慕。差远了,差远了,
应该是:Sal-va-to-re Fe-rra-ga-mo,
萨勒伐托雷——费拉——尬墨。

我能感觉到他发音器官的肌肉为这个意大利鞋匠的名字卖力打转时,明显的紧张起来,唇形也在那些a、o、e元音中打滚时清晰有力的变动着。他耐心的向我解释,那个"-re"里的"r"是意大利语的大舌颤音,舌尖上卷,与上齿龈勾搭上后呼气,迅速调动肺腔气流,不断冲击舌面,使舌尖上下拍打上颚形成轻盈而快速颤动的态势,他殷勤的邀请我看他舌尖的舞蹈,让我想起苍蝇被夹时,透明羽翼迅速扑闪的垂死悲剧美。而那个"-rra"里的双辅音rr是双振大舌颤音,r要多颤几次,脑海中幻化成一个涡轮洗衣机的内胆,振动振动,惊起一滩口水。

受了此人刺激,我决定把自己扔进意大利语初级班的课堂。开课第一天,老师教完基本读音规则,翻到读音练习处,第一个需要朗读的名字赫然就是Gianni Versace。第一堂课上完,意语的读音规则基本已烂熟在胸,虽然那些大舌音的练习非一日之功,Gianfranco Ferre老先生只能再等上一等,让我先挑那些名字里没有r的裁缝来过把瘾,比如,Dolce & Gabbana。这么多年作贼似的念着D&G,一旦有机会摇头晃脑“道尔切——格八——拿”起来时,就好像终于从二线品牌货架昂首挺进到一线品牌旗舰店一样。我读Gabbana时,学院派地嘴唇自然张开,舌平伸,双唇呈椭圆形,舌尖抵下龈,双唇略后缩,读出来的是理直气壮的轻浮,不吞音,不闪躲,我甚至能看见那些声音的线条从我唇间迸发出来,静脉一般扩张到大气里的形状。哦,我错过了多少科班地阅读这个音节起伏不定的全称所带来的南欧市镇的闲散调调!一瞬间,我对那些故意将裁缝的名字读的郁郁葱葱的人的仇视烟消云散。

裁缝发音焦虑症并不是个别现象。比如那个在中国全民普及的Louis Vuitton,就有人曾就其正确发音,在都市客恒隆站的SHOP-IN论坛展开了81个回帖、点击1800次的探讨。还比如,Proenza-Schouler的Schouler到底是念Skool-er还是Shoe-ler呢?Nicolas Ghesquiere到底是jes-key-er还是guess-keyerr呢?好多高时尚的接班人连他们的前辈师长Christian Lacroix及Thierry Mugler的名字都还没搞清楚呢,却已经以同样令人焦虑的名字陆续的出现在世界的T台上。不少人对搞不清的发音采取防守策略,不提是我内力强,一开口就有接受公审的意思了,一旦发错音,以前积攒的内力全废,最羞辱的便数被人不动声色的修理——他不急吼吼的跳出来指出你的错误,而是自然的接下你的话头,在后继的讨论中,想方设法平静的道出他对这个品牌(其实是他对这个裁缝的名字的发音!)看法。这时候,你如果能找到地洞,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他的头给摁进去。所以不少时尚迷总是避免口谈裁缝,而宁愿在论坛上看看而谈对时尚风云的真知灼见。这个方法以前挺管用的,不过自从业余时尚人士开始对时尚听说读写买的综合能力逐渐重视的时候,他们开始在跟贴中好不客气又故作谦虚的让你把读音教给他们,这个时候是有点让人五雷轰顶的意思,因为GOOGLE,我们时代无所不能的神,此刻竟然也帮不上很多的忙。

怎么办,怎么办?还好挑战裁缝或者鞋匠名字发音的问题上,我并不需要顾左右而言他,而是更愿意诚实的坦白在这方面的种种死穴,让你知道你在这方面并不孤独——比如Ann Demeulemeester这个姓令我的头有遭重击之感;我曾乱笑美国有人把Yves Saint Laurent的Yves庄严肃穆的读成Wives,但我也曾经把Laurent用英文的方式发音;我喜欢听《纽约时报》的时尚评论家Cathy Horyn从各大时装发布会发来的有声报道,因为可以人不知鬼不觉的大致掌握新老裁缝或鞋匠的名字发音。

归跟结底,关于如何正确称呼一位裁缝或者是鞋匠这一问题,我可以向诸位提供一些简单对策:

1. 尽量避免和时尚达人的语音接触,一切以纸笔和键盘见;
2. 如果不得不口头交流的话,尽量将那些冗长的名字用诸如JPG、YSL等缩写形式含混而飞快的打发过去,但是为了不招人怀疑,最好介绍自己的时候,也说"Call me AJ或BJ或JJ等",表明缩写简称是你一贯的风格;
3. 如果你不喜欢从此被人代号一样的叫唤,可以在这个网站听到一些喜闻乐见的老一辈裁缝或鞋匠的名字:http://fasion.about.com/cs/designers/l/blpronounce.htm
4. 如果你觉得那个网页列举的名字不够多,索性参照中文译音吧。你字正腔圆的高呼爱玛士是不会有人鄙视你的,要知道有多少美国人是读成荷尔米斯,他们甚至根本无从知道自己的误读;
5. 如果你并不放心那些中文译音,那就去哈一下芬兰、瑞典的裁缝吧,反正那里有名列全世界创造力指数的前三强,而知晓有一大堆辅音堆在一起的芬兰语的人并不多,绝大多数人对于瑞典语的邂逅也仅局限在各大城郊结合处的IKEA,你较容易蒙混过关;
6. 如果你厌烦透了那种把名字从嘴里释放以后,随时等着定时炸弹爆炸的感觉,那就投资GOOGLE的股票吧,好让他们早日开发出又能造福盲人,又能教你发音的有声版GOOGLE;
7. 最后一招就是坚持你自己的读法,千万别去了解所谓的正确读法。这个态度最王道,你具备了那种自创品牌的底气,然后逼全世界都来学习你名字的正确读法。你的姓或者名的拼音声母最好是X,比如我的名字拼音Xiaowei,它在第一次点名时成功地阻截了大多数教过我的美国教授,不过避免叫Xu,你会被那些自做聪明的西方人天天叫做ZOO的。

不过呢,你可能还有一个机会根本不用理会上面的七条!如果“十年后40%的奢侈品市场将在中国”的预测成真,那么,到那时,如果Salvatore Ferragamo老先生没有死,并且亲自来到了中国,就会在你大舌小舌落耳盘地唠叨他的名字的时候,谦逊地一笑,懂规矩地用中文说道:“请叫我萨尔瓦多·菲拉格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