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翻唱为荣

我很少告诉别人,但事实上,我听古典音乐已经有十五年了。是的,从初中开始的。不过今天当我在复兴路上原来跳水池对马路的那家唱片小店里的时候,我对古典音乐的想法崩溃掉了。我从并排放在桌上的很多个纸盒子里拿起一摞唱片来——严格来说,只是一摞唱片的封面——一张张快速的翻过去,完全激发不出购买的冲动来。封面上都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要么是那些活在十九世纪的人的黑白画像,要么就是行将就木或在过去二十年内刚刚就木的老头子,间或还有一些鲜活的,不乏黄种人的脸——但基本仅限于与钢琴和大提琴有关的那些封面。

整个古典音乐界常年就只做一件事情:翻唱——或者叫翻奏更确切。很多年前(比如一百年前或者两百年前)某人白纸黑字写下了一首曲子,自从第一次被某唱歌的唱过一次或某乐团弹过一次后——他们管这叫做首演——一百年或者两百年来就不断的被翻唱(奏),而且还被录成唱片。原封不动就录成唱片的叫做忠实传统,动过一点小手脚的叫做“演绎”。蹊跷的是,当年那些人写曲子的时候,就已经给后来的人专门留好了地方用于动小手脚——这叫华彩乐段。但自从1950年以后,写曲子的活动就基本停止了,只剩下很多专门以翻唱(奏)为生的。

想想等到我七十岁的时候,古典音乐唱片店里卖的仍然是这些曲子的唱片,只不过是唱的拉的弹的人换了一批,这实在是非常乏味的事情。而且,说不定到了那时候,现在在唱片封面的上的那些人仍然会在那时候的唱片封面上。原因可以是多种多样的:也许是唱片公司用新的“量子碟片”(quantumn disc, 简称QD)重新灌录compact disc年代的母带,也许是有些唱片公司迫不及待的推出“21世纪最伟大的钢琴家系列”——尽管当时21世纪才堪堪过了有一半的样子。即使那时再有人从故纸堆里发掘出一套“八首无伴奏钢琴曲”,也不足以让我的boring感减轻多少。

所以还是听那些比较俗的算了,至少那里的人不以翻唱为荣,至少那里的后浪比较汹涌,比较令人有期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