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一座叫雷德蒙的城

Z是我在北京工程院的同事。两年前我刚调到北京的时候,四个人挤在给两个人坐的cubicle里面:其中一个是我,一个是Z,一个台湾人,一个从爱立信来的星期一报道星期三就辞职的。和Z坐在一起的几个月时间里,就常常听他说要去Redmond干,而且要去就要去Windows Core OS组,写Windows的核心代码。言语中颇有一番北京这里的池子太浅容不下大鱼的感觉。后来不到一年,第二年的春天的时候,Z就辞职了,原因据说是HR的一些政策使得直接调用到总部的门槛很高。再后来就听说他自己买飞机票到Redmond来面试了。然后就听说他拿到offer了。然后就是上个礼拜,他在IM上对我说,10月16日他已经正式在Windows Core OS报道了。

M是我在交通大学的学长,现在也在Windows Core OS组,算起来快两年了。晚上去他家吃饭,他说他想换个组,说他那里做的东西太没意思了,而且Windows五年才release一个Vista。虽然说以后要保证每三年一个大release,每一年半一个小release,也还是太久了。我说你去adCenter吧,那里缺人,那里release快。M的老婆是个上海小姑娘,今年夏天第一次过来,来了几个礼拜,然后回了上海做准备,一直到上周四飞过来,算是正式在Redmond定居下来,陪着M,相夫,暂时无子可教。吃晚饭的时候可劲儿的抱怨这里的天气,说怎么就天天下雨下个不停。说上海虽然有黄梅天,忍忍个把月也就忍过去了,而这里的雨要下一整个冬天。M的老婆在那儿跟M说,要不换一个地方吧,换到SVC去。M说,要换还不如换到上海去。

H这两天正好也在Redmond,一边做项目,一边面试。H也是憋着要来Redmond的。这次过来前,在上海的时候谈起将要来的面试,H颇有一番拿不到offer不回上海的意思。一个多礼拜过去了,晚上在IM上L跟我说,H拿到offer了。我心里想了一想,还是在IM上对L说,"good for him"。H的女朋友也是个上海小姑娘,看意思是快要结婚了的。不知道H要过来工作,他女朋友会不会逼婚:要么结了婚带我过去,要么分手。如果这样的问题摆在H面前,我猜H的选择会是结婚。

有些人,做梦都想进Windows Core OS;有些人,身在Windows Core OS,想要离开;
有些人,不拿到美国的offer誓不罢休;有些人,每天在main campus上班,想着要回中国去;

他们都是有想法的人,不像我,只知道flow with the life。

3 Comments

  1. Indeed. Life is a journey, not a destination. I agree.

    Reply

  2. 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生活!

    Reply

  3. 这个M。。。

    Repl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