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弹钢琴的年轻人

 
傅雷如果听了眼前这位年轻人弹的莫扎特,不知会不会皱眉头。虽然这位年轻人口口声声自己最喜欢的是莫扎特,但他的莫扎特,比起三个星期前坐在同一个舞台上和他同样肤色同样年轻的那个姓李的年轻人来,是完全不同的滋味。一样是开场的第一曲,那个姓李的年轻人弹莫扎特时,我陷在椅子里享受被琴声按摩。眼前这位年轻人谈的莫扎特,哀的伤了,乐的淫了。
 
他还是弹弹李斯特算了,或者拉赫马尼诺夫,或者斯克里亚宾。那些曲子正好和他的“舞台表现力”相配。我想这是他一贯的表现,而并非仅仅因为今天有电视台来录像。他脸上有丰富的表情,并且会几番致词,还把李安从座位上点起来。三个星期前那个姓李的年轻人,从上场门走出来,坐下便弹,弹完回后台,出来再弹,谈完再回后台,除了在开始弹加演的曲子前对台下说了声“Chopin”,全场不致一词。
 
他的演出秩序册上有半页是他和各国政要的合影。和小布什合影,和老布什一起四手联谈。和卡拉杨夫人合影。和奥地利总统合影,被称赞是新的莫扎特。他的演出秩序册上还有整整两页的媒体摘抄。都是很有名声的报纸杂志,都是用到其极的词汇。无非说他的技巧辉煌,说他是天才,说他这样的天才是不世出的,在其他星球也找不到的。傅雷如果还健在,如果看到这份秩序册,不知会做何评论。
 
他的名字叫郎朗。

One Comment

  1. 引用我朋友的一句话,全中国像他一样水平的人多了去了,只是中国人喜欢追捧偶像,他被选中了

    Repl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