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广场的爱情

今天没带相机就出门了。

像一个生活在这里的人那样,没有背包,两手插在裤袋里,戴着耳机。兜里揣了一张地图一本护照,在街角的小商店买了一份一块钱的报纸,在四十二街的地铁站里买了一杯咖啡和一个麦芬,算是早午饭。地铁一路坐到市政厅,今天下午一点钟,我的一个中学同学在那里结婚。

我都不记得我们有多久没见了。三年?五年?七年?原本在旅行计划中并没有见老同学的安排,原本只是想一个人吃饭拍照到处走走停停的,原本更没有想到能见证他们的婚礼。婚礼很简单,排队,交钱,登记,然后到一个chapel,回答"i do",交换戒指,周围站着新郎新娘的七八个朋友。然后喝自己带的香槟,拍照。走出市政厅,阳光让人睁不开眼睛。

新娘问我:郑子颖,侬哪能跑到纽约来了?
新郎问我:Eric, why New York? It’s so cold here.

是啊,so cold here。It’s twenty degree in Shanghai, twenty degree in Hong Kong, and twenty degree in New York, too.

我来纽约只是因为正好有很便宜的机票么?其实机票也算不得便宜了。西北的promotion email上面的价格是4,050元往返,但算上七七八八的税和油钱,票子买到手时比广告上的价格整整多出了两千。这么算下来,差不多八百美元,也算不上什么无法抗拒的价格了。

我来纽约只是因为坐飞机的瘾又犯了么?其实真正坐在飞机上了,滋味不好受。整整跨越十一个时区,从出门到进门整整二十四个钟头。转两次机,从东京到底特律整整飞十二个小时,窝在经济舱的小位子里,度日如年。上苍请赐我十万迈的里程吧,下次我一定要升商务舱。

我来纽约只是因为没有钱去欧洲么?至少这是原因之一。办申根的旅游签证需要提供五万块钱的存款证明。我哪里有那么多的现金?怪只怪最近开销太大:请朋友听两场音乐会,两千四百元;问同事买二手相机,七百五十美元;给自己买新手机,四千两百元;纽约飞机票,六千两百元。听上去很有万事达卡广告的味道:在慕尼黑请乐队喝啤酒,三十欧元。

我来纽约是为了找工作的?请不要把我的话当真。微软的薪水本来就不高,如何负担纽约这么高的房租。在西雅图,凭微软的门卡在饭店可以打折,在门卡背后贴张粘纸就可以常年免费做公交车。这些小恩小惠在纽约可全都没有。在纽约,没人把微软当一回事儿。

今天没带相机就出门了。

因为我觉得在这个城市的剩下几天时间里,再也拍不出比这张照片更让我感动的了,不如就不拍了。昨天晚上六点五十五分,我在时代广场拍下了这张照片。当时,当我举起相机的时候,他们出现在我的镜头中,男的拉起女的手。当我想再给他们拍第二张的时候,他们已经牵着手过了马路,远远的,在街对面了。

我只是觉得这张照片上男的神情有些奇怪。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看上去好甜蜜好甜蜜的。但快门按下去的那一刻,what makes the girl so happy and makes the boy feel so tough? 台词或许是这样的——

女:想娶我就给我买Tiffany吧
男:我才刚刚工作啊,Orz

Time Square 2007-02-08 18:55

//the en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