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人与后人

夏天一过,又有好多个同事要到美国去工作,上海这边的,还有以前在北京时候的同事。掰着手指头数数,这两年,我所认识的同事里,快有二十来个人到美国去工作了。现在到美国去工作越来越容易了,容易得让人不敢相信。基本上只要你想,最终总是能在那边找到一个去处。区别无非是有些拿到了好一些的package,有些拿了一个比较鸡肋的package。从前,只有最最优秀的员工才能到Redmond去工作,如今,换了人间。

我念中学那几年,《傅雷家书》特别火,基本上每家的书架上都有一本,三联版的。我自然也搞了一本看。当时特别不理解为什么傅聪会决定留在英国不回国。在我眼里,弹钢琴的傅聪应该不是俗人,应该是不会为资本主义的花天酒地而吸引的。况且,他留在英国是自由了,倒霉的是他爸爸和弟弟。国家已经送他去波兰学习、比赛了,学完比完也该回来了。有去有回,再去不难。若有一人公派出国便滞留不归,倒霉的是后来人。类似的,早年的中国留学生常常不念完博士就离校工作赚钱去了,慢慢的,美国的大学不再相信申请读博士的中国学生了。

我的这些将要或已经到美国去工作的同事,很多都去过Redmond出差,有些还不止一次两次。想必其中有不少人利用美国出差的机会顺便也接触了一些人,了解了一些情况。近水楼台,人在美国自然方便许多,不比在中国这里,人见不到,只能打电话,还有八个钟头的时差。只不过,怕就怕一旦去美国出差的人里十之八九最后都在那儿找了份工作,慢慢的,老板就不会再愿意送人去美国出差、轮换、培训了。

不知道当年傅聪“叛变”后的十几年里,国内还有没有再送过学音乐的学生去欧洲学习比赛。一定有很多傅聪的同龄人或下一代人,心里恨死了傅聪,恨傅聪图一人之利,断了后来人的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