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书上路

平时工作忙,忙到没时间看书。只好在出门旅行的时候带着,在飞机上看,在卢森堡公园晒太阳的时候看,在去凡尔赛的地铁上看。

上个月去北京带的是《日本饮食文化:历史与现实》。吃日本料理那么多次,这是第一次系统了解之。作者是在日本生活多年的中国学者,去过各种高档餐馆和平民小食肆。书里一边讲历史,一边讲各种日本食物的演变。原来日本有很长一段时间是禁止肉食的,牛肉寿喜锅是明治时才开始有的。我是在去北京的 飞机上开始看的,晚上8点的飞机,10点到的北京,每一页上都有各种食物的名字,作者的文笔也颇不错,一路越看越饿,看的口水乱流。到了酒店后放下包就出门找日本料理店,可惜人生地不熟,胡乱在手机上从点评网找了一家,冲过去已经十一点多了,早关门了。

去年去美国东部玩,带的是两本讲华尔街的书:《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诚信的背后-摩根士丹利圈钱游戏黑幕》。都是袁贝莉推荐的,证券从业人员的推荐,总归是要认真看看的。一本是讲华尔街的历史,一本是讲一个摩根史丹利的交易员的亲身经历。在去美国的飞机上就把两本是都看完了,看了以后的体会就是:真黑啊。那个交易员在书里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投行是怎么帮日本公司“做”出利润来的:手里有10元买入的半公斤假黄金,用90元买入半公斤真黄金,帐面上就持有1公斤的货,帐面成本是50元每半公斤。再以50元的价格把那半公斤真黄金卖掉,但在帐上不区分真假黄金,因此余下半公斤的假黄金在帐面上的价值就变成了50元。很聪明,很黑。看了这两本书以后,我就再也不考虑任何投资理财产品了,我坚信那些美丽的名称和令人激动的说明书的背后全都是同样丑陋和阴险的。我宁愿自己买卖股票,自己存银行,自己决定把钱投在什么地方,决不相信任何涉及“年化收益”或”年收益”计算的产品。马多夫尚且骗人,有什么理由相信基金公司。他们拿着别人的钱买进卖出玩真人大富翁,自然不心疼。

那两本书后来留在纽约的青年旅社了。很多青年旅社都有一个小图书馆,有各种文字的书,都是世界各地的旅行者们留下的。不过我不准备留书给这次这个青年旅社,HI Paris, Jules Ferry。热水是坏的,厨房只有微波炉没有灶头没有烤箱,冰箱巨小,休息室没有无线网,还会把房间搞错。仅有的优点是地段好,24小时都有面包供应。难怪在HI France的小册子上这间旅社的评分只有两棵树(两分), 而其他三间在巴黎的青年旅社都有三棵树或四棵树。

这趟带了三本书来法国: 《你不可不知道的欧洲艺术》,欧阳应霁《半饱》,林达的《西班牙旅行笔记》。我家的书架里有一格专门是没看过的书,出门前好费思量,不知道带哪基本好。有本《卡斯特罗传》,太厚了;有两本冯象的书,《木腿正义》和《摩西五经》,不够轻松,不适合旅途看;杨绛的《洗澡》是小说,恐怕不适合小段小段时间分开看。

《你不可不知道的欧洲艺术》已经看完了。正巧,昨天在化妆师家里也看到了这本书,不过是繁体版,估计我看的简体版是从台湾引进的。谈不上什么收获,补补课罢了,小补而已,免得面对这些宫殿教堂博物馆纯粹只是看热闹。我亦并不太热衷于欧式风格的建筑雕塑绘画,我止喜欢他们的音乐而已。在巴黎地铁里,拉手风琴卖艺的人拉的是巴赫,在圆拱形长长的地铁走廊里,手风琴变得非常有管风琴的味道。地铁车厢里也有卖艺的,拉小提琴的,是一个穿着很普通的中年男子,琴有点点破音,拉的什么曲子不详。巴黎地铁里拉小提琴的中年人,纽约地铁里的打鼓的黑人,北京地铁里抱着吉他唱许巍的青年,各自都是那些城市的鲜活的面孔。

One Comment

  1. 从这里我看到了kindle广阔的未来。。。

    Repl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