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哪,吃到哪

过去两三年,或是自己休假,或是公事出差,先后去了越南,泰国,印度。现在回想起来,当地的景色人物印象不深了,能清楚得记得的,是嘴里的味道。

从越南印度回来,就对上海的越南餐馆失去了兴趣。在当地那么便宜的春卷,在上海的馆子里卖的死贵死贵的。而且上海的越南馆子的味道都变掉了,没有一家的粉能做出西贡露天拍档的味道。更不要说会安的Cao Lau了,甚至没有任何一家馆子有卖。

旅行的诸多乐趣里,吃一定是前三名。常常后悔胃口不够大,消化得不够快。吃,一定要去当地吃,在当地吃便宜。12盎司的肉眼或14盎司的T骨牛排,在美国,高速公路旁随便找一家Denny’s,十几美元搞定,而且吃得人心满意足,而在上海,花一百块钱吃到的牛排总让人觉得欠三分,肉头软叭叭,切一块放嘴里,肉香不足。一块150克的奶酪,那种红皮黄心的,在法国的Auchen只卖一欧元,在上海的家乐福或城市超市,估计起码二三十。樱桃、风干火腿等就更不用说了。

火腿奶酪

只有在当地吃,口味才正宗。中餐满世界都有,但只有国内的正宗。Redmond的老四川的毛血旺没有猪血,也没有黄鳝,用豆腐代替猪血,风味大损。巴黎的中餐馆,宫爆鸡丁里放的是胡萝卜。虽然渝信川菜做的好,还是不及成都小馆子的味道,那种一针见血的辣和麻。苹果同志在上海吃辣多年无事,跑到成都刚在一家盆盆虾吃了顿午饭,第二天就发了一脸豆豆,直到最近才褪干净。

巴黎的中餐馆,宫爆鸡丁里放的是胡萝卜

有时候怀念在印度吃的那些糊糊的咖喱鸡、咖喱羊、咖喱蔬菜,就从家乐福买了小包装的印度菜辅料回家自己做。但自己做出来的Chicken Tikka Masala总是觉得没有在Hydrebad吃的味道浓郁。桔到淮北为枳,是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