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诸神的黄昏》的前夜

明天晚上就是《诸神的黄昏》了,无比的期待——四部里面最长的一部,整整有五个小时长,还不包括中间的休息。从晚上六点钟开始,要演到半夜才能结束。

指环四部,加在一起十五六个钟头。而且一部比一部长:上周日《莱茵的黄金》,晚上七点钟开始,九点半收工,中间没有休息。星期一《女武神》,六点钟就开始了,中间休息两次,到十点三刻收工。 星期三《齐格弗里德》,也是六点钟开始,中间休息两次,过了十一点才收工的。星期一和星期三的两部,第一次中场休息的时候外面还阳光明媚的,第二次中场休息的时候天也还没全黑。一开始拿到票子还纳闷,人家晚上音乐会什么的都是七点钟七点一刻什么开始的,给人还留点时间吃午饭,为什么指环的后面三部从晚上六点钟就开始了。 原来还以为是因为放在工作日的缘故。现在才知道,敢情是实在太长了,七点开始的话就每天都要搞到后半夜了,一个礼拜里面开三次春节晚会,别说演的人了,看的人都吃不消了。

指环是神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前没有人写过,之后也再不会有人写出这么一部要分在四个晚上演的歌剧了。如今的年代,能和指环的感觉有一比的,大概也只有《教父》了:一定要把心静下来,沉下去,浸进去,感觉才会慢慢的出来,然后就越来越有味道,越来越无法自拔。那种味道,就像坐在窗前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下雨,看着叶子一片一片的掉下来,看着屋檐下一滴一滴的雨水滴下来,什么事情也不干,就这么看着,看整整一下午、一整天,才能真正体会到秋天的意境。

看指环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还在上中学的那些日子,无论刮风下雨,每天都会在同样的时间回到同样的教室,每天都会看到熟悉的面孔坐在前后左右,每天回家以后都期待着明天,明天还会再回到同样地方,坐在同样的座位上,看到同样的面孔。直到离开学校很多年以后才发现,这样的日子过去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在公司里上班,大家各做各的事情,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会,各自都在不同的会议室里。今天这个人家里有事,明天那个人休假,就算是一个组的同事,也有可能连着几个礼拜都见不到一次,然后就收到邮件说这个人跳槽了,那个人退休了,还有人出了车祸再也回不来了。或许只有坐邮轮的时候才能依稀找回上学时候的感觉:每天晚上都在那个时间来到餐厅,坐在昨天坐过的那张桌上,隔壁桌上坐的也是昨天的那对夫妇,打个招呼聊两句,吃完饭相互道个晚安,明天还会再回来。这大概才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坐邮轮环球旅行的意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