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微软

十几年前,大家都在说Linux要杀死微软,说Linux是免费的,说Linux安全漏洞少–因为它是开源的,所以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来发现漏洞,所以漏洞无处遁形。十几年过去了,Linux并没有杀死Windows,也没有杀死微软。Linux在桌面上还是像十几年前那样。Linux倒是在手机上相当的成功,眼看着就要杀死苹果了:Q2卖掉的智能手机里,有七成是Android的,只有两成是iOS。

十几年前,大家都在说Java要统治世界了,说Java要杀死微软了。理由是Java语言“一次编译,到处运行”。噱头终归是噱头。十几年过去了,Java还没有杀死微软,Sun倒消失不见了。微软还在,.NET也还在,也听不到什么热捧Java的声音了。大家都明白了,语言只不过是语言,除了语言之外,同样关键的还有编译器、虚拟机、类库、应用服务器、开发者社区,等等。

这十几年,隔三差五的就会冒出一个Office杀手来。最早的时候是OpenOffice,后来是Google Docs。尤其是Google Docs,那时候大家纷纷预测微软Office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因为以后大家都不需要买Office了,直接用Google Docs就可以了,免费,还不需要安装,那些Word和Excel可以做的事情Google Docs基本上也都能做。眼看着Google Docs出来也有七八年了,好像Office还没看出要被杀死的迹象来。

这十几年我学会一件事情:不去理睬那些大众媒体。大众媒体都是马后炮。Google搜索是1999年对外开放的,我写本科论文的时候就用Google搜索搜了好多东西。但大众媒体热捧Google,那已经是两千年以后的事情了。大众媒体开始炒作愤怒的小鸟的故事的时候,我已经把愤怒的小鸟从我的iPad里面删掉了。

大众媒体总是喜欢历数微软哪里做的不好。大家总是喜欢说微软收入模式单一,只是靠着Windows和Office赚钱。可那又有什么错呢?Google不也就是靠着广告赚钱么?Facebook不也就是靠着广告赚钱么?除了广告,Google和Facebook又有多少值得一说的收入呢?Toyota不也就是靠着卖车赚钱么?星巴克卖来卖去,卖的不还就是咖啡么?一百多年了,Coca Cola卖的最多的也还是可乐。把可乐拿掉,Coca Cola还能省多少利润。

大众媒体就是不愿意看到微软做的成功的地方,或者看到了就是故意不说。Xbox的成功,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愤怒的小鸟?Steve Ballmer没有带领微软统治互联网和移动设备,那不是Steve Ballmer不行,而是Google和另一个Steve太厉害了—-那不是很正常的么,世界上有那么多厉害的人,凭什么要求Steve Ballmer和他的公司通吃?菲尔普斯那么牛,但也没法通吃蛙泳和仰泳。博尔特那么厉害,也搞不定八百米和一千五百米,更别提马拉松了。

大众媒体天生就是肤浅的,只会炒作一些噱头,以前拿着Google的“20%时间”津津乐道,拿着Blackberry的推送邮件津津乐道,现在又拿着Facebook的Hackathon津津乐道。Google的“20%时间”已死。Period。Blackberry已死。Period。至于Hackathon,至于Facebook,我们等着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