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轶嘉坐飞机

我是到念高中时才第一次坐飞机,从西安回上海。朱逢霖第一次坐飞机是23岁。郑轶嘉才四岁,已经坐了四十几次飞机了:

  • 2012:西雅图往返Honolulu;西雅图往返San Diego;西雅图往返Calgary;西雅图往返上海,经停首尔;西雅图往返洛杉矶。
  • 2013:西雅图往返Las Vegas;西雅图往返纽约;西雅图往返Fort Lauderdale,经停休斯顿;西雅图往返罗马,经停法兰克福。
  • 2014: 西雅图往返旧金山;西雅图往返Tahiti,经停洛杉矶;西雅图往返伦敦,西雅图往返上海,经停东京;上海往返珠海。
  • 2015: 西雅图往返法兰克福;西雅图往返旧金山;西雅图往返Maui;再加上这个月底就要飞的西雅图往返纽约。

我们带着郑轶嘉去了那么多地方,动机其实很纯粹:就是我和朱逢霖我们自己想到处玩。我们家里没有这个条件,不像其它人家那样可以把郑轶嘉留在家里一两个礼拜,让国内过来帮忙的老人在家里看着,或者索性放回国内去放几个月。我们无论去哪里都不得不把郑轶嘉带着,包括好几次陪我们去旧金山搞申根签证。我们没有觉得想要通过旅行让郑轶嘉增长见识,至少不是现在这个年纪。这个年纪的小孩还没什么长期的记忆,比如我自己就只记得五六岁以后的事情。我们发现郑轶嘉基本上两岁之前的事情完全是不记得的。他24个月大的时候跟我们去了意大利,吃了很多pizza和意大利面,在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上被一群鸽子抢手里的面包。这些事情后来问他,他完全不记得了。

2015-12-03-Yijia-Take-Airplans-0

郑轶嘉大概是在两岁到三岁之间开始记得一些事的。去年他30个月大的时候跟着我们去了Tahiti,跟我们去浮潜的时候看到了stingray,似乎就记住了。上个月去毛伊岛的水族馆,他一看到stingray就指着叫出名字了。他将近三岁的时候跟我们去英国,在伦敦的白金汉宫门口看到卫兵换岗,看的特别兴奋,告诉我们说他很喜欢看”叔叔打鼓”。回来后有一次在家里,看到了我们带回来的一个卫兵样子的冰箱贴,他就指着那个冰箱贴对我们说,那是”叔叔打鼓”。我觉得可能从现在起,从四岁往后,他应该基本上就都能记得了,以后的旅行可能会有更多增长见识、锻炼能力的成份了。

话说第一次带郑轶嘉坐飞机是他四个月大的时候去夏威夷。那之前我和朱逢霖还是满紧张的,不知道这么小的小孩出门在外会遇到什么状况。不过那次坐飞机基本还算顺利,就是郑轶嘉晕机吐了。所以之后我们带他坐飞机都会在随身箱里放一套备用衣服。尤其是飞机下降的时候我们会特别警惕,发现郑轶嘉有神情不太对劲的时候,就赶紧把呕吐袋拿在手里准备好。不过好像随着年龄增长,最近他很少晕机了,也许是因为坐得多,习惯了。也许他当时呕吐也并不是因为晕机,也许是因为小孩小的时候胃的贲门没发育好,机舱里气压低,胃里面东西就容易跑出来。大概和婴儿吐奶是个差不多的原理,我是这么猜测的。郑轶嘉倒基本上从来没有因为气压调整而觉得耳朵不舒服。我觉得那主要是因为从小就坐飞机,一年做十几次,早就习惯了。

郑轶嘉第二次去夏威夷就是上个月的事情了,已经过了四岁生日了。这次去夏威夷带郑轶嘉坐飞机,我和朱逢霖基本上已经非常轻松了。Checkin和安检的时候他会一直帮我们拉着那只随身箱。郑轶嘉非常喜欢那只箱子。一个原因是那只箱子的轮子的质量很好,万向轮,而且滚起来特别平滑、顺畅。郑轶嘉年纪还小的时候就喜欢推着这只箱子在飞机场里走,他总说那是他的箱子。现在他四岁够高了,就学我们的样子拉着箱子走,一路引来不少侧目。

2015-12-03-Yijia-Take-Airplans-1

这次从夏威夷回来,郑轶嘉上了飞机一坐下来就自己把安全带扣好,然后就催着我和朱逢霖:”爸爸,你和妈妈也要把安全带扣好”。机长广播说飞机要开始滑行了,请大家收好小桌板。郑轶嘉就马上把iPad合上,还跟我们说,”妈妈,我等到飞机飞平了再看,OK?” 听得我和朱逢霖都笑死了。飞机飞了一会儿以后开始广播,说开始提供drink了。郑轶嘉那时候虽然带着耳机,但广播一说要开始提供drink了,他噌噌噌就把耳机拿下来,把iPad合上收好,把小桌板上面收拾干净,然后转过头跟我们说“I am ready for drink”, 又把我和朱逢霖笑死了。吃好snack,他又看了一会儿Peppa Pig,就说”妈妈,我困了”,就把耳机拿掉,往朱逢霖腿上一趴,片刻就睡着了,连着睡了两三个钟头,连机上的晚餐也没吃,直到要下飞机了才被我们拽起来。郑轶嘉睡了我们就可以做我们自己的事情了,除了要经常帮他拉一下毯子,免得冻着。郑轶嘉睡着的时候朱逢霖看了两部电影,岩石强森演的《San Andreas》和刘青云、黄晓明演的《暴疯雨》,而我继续看我的书,然后写会儿blog,再看一会儿书。

郑轶嘉能像今天这样,也是有一个过程的。他小的时候坐飞机我们也还是挺累的。那时候他还不大会自娱自乐,飞机上地方小,他喜欢玩的Magna-Tiles摊不开,朱逢霖和我就只能轮流一本一本的给他讲书。他小的时候坐飞机也是会哭闹的。不过好在美国这边的航班上的小小孩普遍比较多。经常机舱里此起彼伏的有小小孩在哭。这样我们家郑轶嘉哭的时候我们也就没有那么愧疚。其它乘客里面,很多人自己也曾经有过带小小孩坐飞机的经历,所以特别能理解。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有哪个乘客对周围小孩哭闹有抱怨的。总的来说,整个氛围很宽容。郑轶嘉比较小的时候我们会把他的car seat也带上飞机,装在他的座位上,让他坐car seat里面。这样就感觉有点像坐在车里,他在car seat里面睡的比较舒坦,不容易东倒西歪。不过后来他长大一点了,我们就不把car seat带上机了,否则太拥挤、活动不便。

说到郑轶嘉的座位,美国这边不太好的一点是无论小孩年龄多大,如果单独买票有个座位,就要买全价票。不过两岁以下的小孩可以on the lap,那样就不需要买票。这也是我们在郑轶嘉两岁前去了很多地方坐了很多飞机的原因之一,一旦过了两岁就只能乖乖的给郑轶嘉买全价票了。不过一个很贴心很方便的地方是,无论小孩年龄多大,只要小孩是乘客之一,托运小孩的婴儿车和car seat都不要钱。所以我们到任何地方都是自带car seat,从来没有在租车公司花钱租过car seat。

这几年这么多趟飞下来,我和朱逢霖对于挑选适合小朋友的航班也找到了一些规律。主要的选择条件就是时间,尽量把郑轶嘉afternoon nap安排在飞行途中,他睡着了我和朱逢霖就可以轻松一点,干点自己想干的事情。遇到需要转机的,比如我们从休斯顿转机去佛罗里达,我们有时候会选那种中间间隔两三个小时,而且在转机机场停留的时间是early afternoon的,这样让郑轶嘉坐在婴儿车里推着推着就睡着了。另外,如果时间选在飞机上会供应一顿午餐或晚餐的,也会比较好。小朋友在飞机上有东西吃,不容易闹。总的来说,就是根据小孩的生活作息习惯选航班时间,顺势而为会比较轻松。当然,这样选航班可能就选不到最便宜的航班,每次都会贵一点,有时候三个人加起来要贵好几百,但为了一个比较好的旅行质量和体验,那也还是值得的。

郑轶嘉坐的这四十几次飞机里面,有好多是长途trans-continental的。下次再专门写一篇关于带郑轶嘉坐长途飞机和调时差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