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应该增加男性的带薪产假

因为增加男性的带薪产假,获益的将会是女性,而不是男性。因为增加男性的带薪产假,将会减少女性在职场上的劣势。

中国的很多公司都只给男性两周的带薪产假,但女员工可以有三个月产假,超过一定年龄满足晚婚晚育标准的可以拿到四个月带薪产假。美国的情况也一样。微软之前一直是男性四周、女性十二周。今年微软调整福利了,变成男性三个月,女性五个月。很多其他公司也类似,尽管产假长度各有不同,但总体上都是女性产假比男性产假多很多。再放眼世界上其他国家,情况也基本如此(参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rental_leave)。

如果一个社会普遍只给男性两周产假,但给女性三个月或四个月,那么生育后代对女性职业发展的影响会远远大于对男性的影响。

两周产假也就相当于一个普通的带薪休假,相当于去国外玩了两个礼拜,回来上班以后,一两天就能把过去两周里没有看的邮件给看完了,一两天时间里就能跟上工作节奏。休两周产假对工作的影响微乎其微。休三个月或四个月的产假就完全不一样了。离开工作三个月或四个月再回来,可能连自己生小孩前最后几周写的代码都已经看不懂了。这三四个月里面,可能发生了reorg,可能有新的项目已经开始了,可能换了老板了,可能原来的设计已经改掉了。每个人又都那么忙,谁有功夫跟你一点点都解释清楚啊。休完三四个月产假回来,状态其实很接近一个刚入职的新员工,至少还要再花几个礼拜才能完全进入工作状态。

很多公司都是每年做一次绩效考评的。如果这三四个月的产假发生在那一财年的上半年,那还好,回来以后catch up了以后还有半年才到考评的时间。这半年好好努力,这一年受的影响可能还不算太大。但如果不巧不巧,这三四个月的产假发生在年中或更晚,那休完产假回来上班时,已经离考评不剩多少时间了。这么一点点剩下的时间里也做不出什么能够大书特书的事情来。那么那一年的考评就算是打了水漂了,基本上就拿个平均分,升职什么的等下一年吧。很多情况下,浪费的可能不止一年。很多老板知道手下女员工怀孕了以后就不给她们分派很关键的岗位了,因为怕她们哪天突然就进产房了,工作交接都没做完。如果再加上怀孕期间身体状态不好,再加上花在产检上的时间,很多时候生一个小孩会耽搁掉两年。

大部分的人生小孩的时候是在二十多岁或三十岁出头一点,工作的时间少则三五年,多的也就是十年上下。工作到这个阶段,耽搁掉一年两年的话其实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损失。这个阶段的人基本上面临着职业发展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坎:比如要升Senior或Staff了,或者要从IC升Lead了,或者是要从一线升二线了。如果到了那个时间点那个坎没过去,接下去可能就要再等好多年。比如,一个女员工,如果那时还没升成Senior或Staff,等生完小孩,能够花在工作上的时间肯定是多多少少要减少的,之后她们在和那些还没生小孩、比她们年轻三四岁的同事竞争的时候,就要吃很大的亏。

相比之下,同龄的男性就没有这么大的劣势。他们基本上不会浪费掉什么时间。男性不会有孕期不适,不需要产检,产假也只休两周,家里还有父母帮着做家务,还可以请月嫂或钟点工帮忙,基本上工作上一切可以照旧,该加班加班,该出差出差。这就是为什么在较低层级的职位上,女性和男性的比例还不算太不平衡,但在很多公司很多行业,到了中高级经理层往上,女性的比例就大大减少了。原因就是因为很多女性因为生小孩而掉队了。如果男性的产假和女性一样长,女性掉队的情况至少是能够大大缓解的。

男性产假只有两周还会对女性的职业发展产生另一个隐形的负面影响:男性如果只休两周产假,就不能深刻的切身体会到带小孩的辛苦。

两个礼拜时间一晃而过,很多情况下妻子也还没有去上班,加上可能还有上一辈的老人来帮忙。在这两个礼拜里,换尿布、拍嗝、热奶、白天抱着睡、晚上哄睡、给小孩洗澡等诸多caregiving的事情,很多情况下还是被妻子或者来帮忙的老人做掉了。很多爸爸休了两个礼拜产假以后,还是不怎么会换尿布、不知道怎么让孩子入睡。没有大量的亲身体验,就不懂得其中的艰辛。没有经历过抱着孩子午睡一睡睡上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抱到整个肩膀和胳膊发酸发麻抬不起来,没有经历过每天半夜里要挣扎起来喂一次夜奶,这些爸爸们因此也就不能够发自内心的感激妻子的付出。他们的观念可能就一直停留在这样的无知和误解上:”抱着睡有什么难的,我还巴不得天天抱着我儿子/女儿呢“,“为什么要抱着睡呢,为什么不把他/她放到摇篮里去睡”,“为什么要喂夜奶呢,就是因为我们一直喂夜奶他/她晚上才会一直醒过来的呀”,等等。

消除这些无知和误解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让爸爸自己动手带孩子,而且带上一段时间。我自己当时休了一个月产假。那时候朱逢霖已经休完了四个月产假,回去上班了。我的那一个月里,白天就我一个人在家里带郑轶嘉,晚上也是我起来给喂夜奶。那一个月里,我充分的体会了朱逢霖在之前的四个月里有多么的不容易。我相信,如果当时微软已经有三个月产假给男性员工了,我会休满三个月,从而对带小孩的艰辛体会更深。

2015-12-21-Paternity-leave

那些在两个礼拜的产假里没有学会怎么给小孩换尿布的爸爸,可能之后就再也不会去学怎么换尿布了。之后的一两年或更多的时间里,换尿布可能就都是妈妈的工作了。而且,由于这些爸爸没有学会怎么换尿布,偶尔换一下也换的笨手笨脚的,很多妈妈就索性把这事儿全揽过来了:“算了算了,我来换吧,你去把衣服叠一叠吧”。类似的,很多其他caregiving的活也引起类似的原因就都落在了妈妈身上:“算了算了,我来哄他/她睡吧,你去忙吧”,“算了算了,我来喂他/她吃饭吧,你去把碗洗了吧”。这样,在一个男性产假只有两周,而女性产假有三到四个月的社会里,女性不单单因为休产假造成了那一年两年的职业发展停滞,还在今后的两三年里都比男性承担了更多的caregiving工作,进一步造成了女性在工作上的劣势。

也许有人会说,哪怕国家的法律政策给了男性和女性同样多的产假,比如都给三个月,很多男的未必会休啊。这是绝对是有可能的。我见过很多人,他们每年的带薪年假也都没有休完。但给了男性和女性同样多的产假以后,至少有那么一部分爸爸是会休的。今天,也许有一部分的丈夫会有这样的借口:“我是想多休一点产假在家里帮忙的呀,但国家规定只给我们两周产假呀”。到了那时候,至少这样的借口就没有了。哪怕一开始几年里只有10%或20%的男性休满了三个月的产假,那也能促进社会风气和观念的转变。在我所知道的公司里面,Facebook是做的最好的。Facebook无论男女,都有4个月的产假。而且,相当多的Facebook的男性员工都休完4个月的产假的。这让我相信,如果国家的法律规定,所有的企业和政府部门都必须为男女职工提供相同时间的带薪产假,很快就会有很多男性愿意休更多的产假的。

我认为,在中国制定这样的法律,不但是有益的,而且应该尽快的制定和生效。否则,全面放开二胎的效果会大大打折扣:原先只生一个,就会对女性的职业发展产生这么大的影响,那现在要是生两个了,那工作基本上就算是毁了。这样的结果就是,很多职业女性要么不愿意生第二个,要么生了第二个以后就索性不工作了。无论是那种结果,最后都会导致放开二胎所要达到的劳动人口增长的目标无法实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