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手

我小时候很喜欢看《金银岛》和《海底两万里》,喜欢看凡尔纳细致入微的描写水手们怎么用六分仪测定位置。直到今天,六分仪仍然是搞offshore的必须掌握的技能。我相信很多人会问,现在已经有GPS了,为什么需要六分仪。老水手会告诉你,GPS是靠不住的,所有需要用电的东西都是靠不住的。当孤零零的一条帆船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漂的时候,最可靠的还是那些已经用了几百年的东西。

曾经还有人问我,为什么帆船那么原始:帆都要靠手来拉绳子,为什么不能搞成电动的,按一个按钮就可以了。对我来说,拉绳子本身,就是帆船的乐趣的一部分。当我拽着main halyard把主帆升起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几百年前的大帆船上一个水手,正在纵横四海,船舱里装着满满的金银和香料。

一代代的水手教会了我们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老水手说,“When in doubt,take a reef”。老水手还说,“Slow is good”。慢慢来,别着急。慢就是快:匆匆忙忙的靠岸,发现位置不对,退出来再重新来一遍,还不如慢慢的靠上岸去,一次成功。

水手懂得做事要顺势而为,不能强求。开帆船出海,并不是我们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的。明天到底是去Poulsbo还是Blake Island,要看天气预报的风向,要看潮水。风向和计划的路线成90度,那是最理想的。潮水也很重要。潮水太高,桥下面过不去,没辙。遇到退潮,窄处的水流有两三节,如果硬往里走,事倍功半。话又说回来了,对热爱帆船的人来说,去哪里并不重要。顶着风,线绷紧,帆满满的鼓起来,telltale欢快的飘动,船倾斜着,乘风破浪。那一刻的exhilaration,只有水手才懂。

水手都是普通人。在大街上、在公司里、在人群中,我们并没有办法区分出身边谁是水手。但在谈到大海的时候,水手的眼神就会开始变得不同。Patrick是我的BC课老师。后来有一次租船又遇到了他。我请他喝酒,他给我看他的照片:他去的南太平洋的那些小岛,那里游客是去不了的,也没有长长的码头给开着大游艇的有钱人停靠,那里只有岛民和他们。那是真正的远离喧嚣的地方。他神采奕奕的跟我讲那里温暖的海水,还有在船底穿梭的海豚。走出酒吧,远去的身影消失在刺眼的阳光里,他又变回一个普通人。

我也想去南太平洋的小岛。我想去复活节岛,自己开帆船去。我想带郑轶嘉去transatlantic。我想自己开船,过巴拿马运河的船闸。我想走一圈Great Loop。我想自己开船去阿拉斯加,看北极熊。也许,还可以搞一下绕地球一圈。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谨以此文献给老王,恭喜他拿到BK证书,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个水手。Be safe, look goo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