甬府

冯佳说,类似Geranium这种餐馆,不吃要后悔,吃了更后悔。她说,后来去欧洲,她们开始走苍蝇馆子路线,到也不是绝对不吃米其林餐厅,但绝对不去以分子料理著称的米其林餐厅。

之所以会聊起Geranium,是因为今天我给她转了一篇说甬府的文章,文章的标题是《上海米其林抄袭事件》,说的是甬府抄袭了Geranium的几道菜。作者吐槽甬府作为一家米其林一星,抄袭的是另一家米其林三星,而且还抄得那么丑。冯佳看了我转给她的文章,说她也去过Geranium,是2013年去的,那时候Geranium还没三星,还是二星。她说,“感觉前前后后差不多,反正一个感觉就是不知道自己吃啥了。”

米其林我也吃过几家,在上海,也在米兰、法国、纽约。的确都没啥印象了。有印象的就是纽约的Hakkasan,印象就是没留下啥印象 :)。写这段话的时候又查了一下,好像这家Hakkasan没有星星了,TripAdvisor上有条评论说“Not a surprise they lost their Michelin Star”。

这些年,印象深的,真的都是苍蝇馆子。

比如,2005年的时候在越南,那天在惠安吃的一碗Cao Lau(操劳?),觉得好吃的不要不要的。后来在上海、美国等地的越南餐厅想再点一份,菜单上都找不到Cau Lau这样东西。去年去越南出差,没去惠安,去的是胡志明市,但也算是多年后故地重游了,在胡志明市四处寻找Cao Lau也没找到。是不是真的要再去一次惠安,而且要再找一个一样的阴雨绵绵的天气,才能在那个巷子口再吃到那碗Cao Lau?

记忆中吃过的最好吃的burger是在西雅图的一家Keg吃的。那家Keg在east side,在靠近520那边的Lake Washington Blvd边上,在一个加油站后面那条小路拐上去,开一条上坡才到。那是十年前了,2010年和陈思政一家一起去吃的。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只burger的味道,好juicy好juicy的。那只burger让我明白,原来burger也是可以很好吃的,麦当劳和汉堡王的汉堡根本不能叫burger。

后来那家Keg关掉了。Keg是一家连锁餐厅,就类似中国的俏江南或者巴国布衣。后来去Whistler滑雪,Whistler镇上有一家Keg,我们也去吃过几次。那家Keg的花椰菜很好吃,但汉堡就没留下什么印象,没有2010年第一次在Keg吃到burger时候的那种惊艳的感觉了。

但我的favorite还是西雅图的Veraci Pizza,基本上是all time favorite,能与之匹敌的可能只有中山医院边上早餐铺子的糍饭糕和咸豆浆。哪天如果要我去移民火星了,让我可以自由选一顿在地球上的最后一顿饭,我会在Veraci Pizza和中山医院边上的糍饭糕和咸豆浆之间纠结一下。纠结的结果可能还是会选Veraci Pizza。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pizza。而且一定要点白底的(garlic base),topping要选asparagus、artichoke、procuitto。Asparagus提供了crunchy的口感,artichoke鲜嫩多汁,procuitto提供了咸鲜味。吃之前再撒一点dry red pepper flakes,再加上薄底的焦糊味和脆劲儿,那就是最好吃的pizza,比我在意大利吃到过的所有pizza都好吃。

那家pizza也是偶然发现的。那时候郑轶嘉还小,那时候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有一天我带郑轶嘉一大早就出来玩,好让他妈妈好好睡个觉。那时候带郑轶嘉去的最多的就是西雅图的动物园(Woodland Zoo Park)。在动物园晃到中午,就找动物园周围的地方混顿午饭。有一次就找到了Market Street上的这家Veraci Pizza。郑轶嘉也很喜欢吃这家的pizza。他不记得这家店叫Veraci Pizza,他管这家店叫“动物园匹萨”。在杭州这两年,我和他时常会想起这家店,想起那些年我们逛完动物园在那里吃的匹萨,说好下次来西雅图一定下了飞机就直奔“动物园匹萨”。

在我的favorite list上能和Veraci Pizza匹敌的可能只有中山医院边上早餐铺子的糍饭糕和咸豆浆。那也是十几年前了,我妈在中山医院住院,装颈动脉支架,有几天我就在病房陪过夜,天亮了我就下楼到对过医学院路上的早餐铺子吃早饭。每次我点的都是咸豆浆、糍饭糕。有时候也会点油条和麻球,但咸豆浆和糍饭糕是每次必点的。后来,来美国了,每次回国,因为有时差,每天早上都会很早醒。因为早餐铺子开的早,而且医院边上的早餐铺子开的尤其早,每次倒时差的时候我就去中山医院边上吃早饭。每次都点咸豆浆和糍饭糕。

有一次回国,带我妈出去吃饭。去的是甬府。对,就是那家抄袭了米其林三星餐厅Geranium的米其林一星餐厅甬府。那时候Geranium还是二星,那时候甬府还没星星,因为那时候米其林还没给上海的餐厅发星星。甬府,主要是环境好,老锦江的那个调调,就在向明中学那边,卢湾区的。

那天吃了啥,不记得了。记得是那天太阳特别好,我妈站在窗边,晒着太阳,我给她拍了这张照:

今天是2020年8月27日。我妈妈是三年前的8月27日去世的。我很想念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