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crats治标,Republicans治本

我发现,Democrats和Republicans之间,除了大政府vs小政府、trickle-up vs trickle-down等差别之外,还有一个差别:解决社会问题是治标还是治本(这里对治标和治本并无褒贬)。在很多社会问题上,Democrats都是“治标”的,而Republicans都是“治本”的。例如:

枪支问题。

Democrats说,枪支问题那么严重,出了那么多的mass murder事件,所以我们要控枪,要严格管理枪支的买卖。有些Democrats甚至直接说taking your guns。而Republicans说,枪只是一种犯罪工具,控枪不解决根本问题,因为坏人总是有办法可以搞到枪,枪落在坏人、精神有问题的人手里才会出问题,所以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还是要解决贫穷问题、在教育以及社区建设上加大投入。Democrats的思路是治标的,fix the issue itself,枪支问题严重,所以要减少枪。Republicans的思路是治本的,解决犯罪产生的背后的问题(贫穷、教育、社区、精神健康)。

堕胎问题。

Democrats说,你们不允许堕胎,那些到了怀孕后期发现胎儿有健康问题的只能把小孩生下来,那些被强奸的妇女也只能把孩子生下来。允许堕胎,就能减少社会问题、减少单亲妈妈的数量。Republicans说,我们要加强对性犯罪的打击,加强对sex criminal的管理,减少强奸案的发生,我们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安全性行为的教育,提供resource,减少teenager怀孕的发生,从根本上减少单亲妈妈的产生。Democrats的思路是fix the issue itself(把不想要的孩子做掉),Republicans的思路是治本(不要怀上不想要的孩子)。

平权问题。

对问题的本身,大家的理解是一致的:有一些人群(特定的ethnic group、特定的gender以及sexual orientation、以及按年龄划分、等等),是under-represented的。比如,高管和董事会里面,女性比例少;科技公司里面,女性比例少;科技公司员工和大学新生里面,黑人和Latino是under-represented的(相反,Asian是over-represented minority)。但对于怎么解决这个问题,Democrats和Republican的思路不一样。

Democrats的思路是偏equal outcome的,要Affirmative Action,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黑人和Latino,甚至适当降低录取分数标准,提升黑人和Latino在大学新生里面的比例。Republicans的思路是偏equal opportunity的,要找到STEM里女性少的根本原因,解决这些根本原因,从幼儿园小学开始就鼓励、吸引更多女孩学STEM。Republicans认为,多年以来大学里面STEM的女生比例就一直很低,关键要解决这个源头问题。

最低工资(Minimum Wage)。

Democrats说,要让低收入人群日子过的更好,我们要把最低收入从每小时12块提高到每小时15块,这样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就提高了。Republicans说,你们表面上提高了最低工资是能增加低收入人群的收入的,但提高最低工资会增加business的成本,hurt了business招人的意愿,反而会hurt到低收入人群的饭碗。Republicans说,要让低收入人群日子过的更好,还是要发展经济、增加就业。Democrats的思路是治标(钱不够就加钱),Republicans的思路是治本(把经济搞上去、把蛋糕做大)。

难民问题。

Democrats说,难民好可怜,无家可归,流离失所,所以我们要一起来接收难民,让难民在我们的城市里社区里安顿下来。Republicans说,你们接收这些难民,不解决本质问题,本质问题还是要让那个地方尽快结束战乱,让难民有家可归。

医疗问题。

Democrats说,看病太贵了,所以我们要让每个人都有医疗保险,我们要强制每个人都买医疗保险,因为所有人都买医疗保险了,医疗保险的保费才能降下来。Republicans说,看病贵,要从根子上找原因,要找出来为什么看病贵,要降低药品价格,要在医疗行业引入竞争,要让医疗费用更透明,用市场的手段让价格降下来,让大家都看得起病。

毒品问题(Drug Overdose)。

有些瘾君子,吸毒吸多了,注射过量,就挂掉了。Democrats的做法是由政府提供注射毒品的场所(safe-injection site),这样万一overdose了可以及时救助,就能减少因为overdose而死掉的人数了。Republicans说,关键还是要解决毒品问题,要从根子上解决Opioid Crisis,要war on drugs,要加大打击drug dealer 的力度,要加强处方药的管理。

虚假信息(Misinformation)。

Democrats的做法是要求Facebook和Twitter加强管理,对于传播虚假信息的进行删帖、封号。Republicans的思路是:“The best cure for bad speech is more speech. Over time, truth will prevail in the marketplace of ideas. And rather than silencing false or dissenting views, respond with truth and win the argument.” (《One Vote Away》,Ted Cruz,2020)

不过,也有一些问题是反过来的,Democrats的思路是“治本”,而Republicans的思路是“治标”。例如:

制造业工作(Manufacturing Jobs)流失的问题上,Democrats说,既然制造业的工作流失到其他国家去了,我们就应该顺应时代大势,进行产业升级,我们应该投入资源对这些下岗员工进行重新培训,帮助他们适应新型产业的新型公众的要求,帮助他们在新兴产业里重新就业。这听上去是一个比较“治本”的思路。而Republicans的思路就比较“治标:制造业工作流失了?那就把制造业工作再搞回来。

Border security问题。Republicans的思路看着很“治标”:建一道墙,把偷渡者给拦住,加大对ICE的投入,加大力度遣返非法移民,尤其是有犯罪的非法移民。Democrats的思路是“open boarders”,开放边境,同时不再管非法移民叫illegal immigrants,而是改成叫undocumented immigrants。Democrats的这个做法听上去比Republicans的做法更加“治本”一些。

还有很多社会问题,不太好说谁是治标、谁是治本。比如,低收入学区的公校教育质量低的问题。Democrats说,我们要增加税收,把多收来的税用于加强这些学区的公校的建设。Republicans说,我们搞school choice program,这样可以引入竞争,用竞争来促进公校自身的提升。

其实,仔细想想,Democrats和Republicans之间这种治标和治本的区别,其根源也许并不是意识形态或者方法论层面的,也并不是谁比谁更聪明能干。其根源也许很简单:治标见效比较快,治本见效比较慢,如果希望能尽快解决、尽快看到成果,可能就会倾向于选择治标的方案,如果不那么迫切的想看到成果,可能就会选择治本的方案。

//the en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