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最好的草坪

前几天看到鹿叔叔他们家的草坪。真心的漂亮。又绿又厚,而且草坪上有那种均匀整齐的一条条的纹路。我知道那是割草的时候割出来的,而且需要一定的手法,才能割出那样的纹路来。以前我们家住在Education Hill的时候,我也一直想在我们家前院的草坪上割出这种花纹来。但一直没有很成功。

Education Hill,中文可以翻译为“教育山”。Education Hill的那套房子是我第一次住有草坪的房子。刚搬进去的时候,草坪很一般。远远的瞟一眼觉得还可以,挺绿的。但经不起细看,只要走的近些,也不需要太近,只要是从我家门口的人行道上经过,就可能看到草坪上很多的杂草,还有很多秃了的patch。

那时候我立志要把这片草坪整好。而且要原地整,要起死回生。把整片草地铲掉重新铺,固然是能焕然一新的,但我必须要挑战更高难度。后来我做到了。我那时候很自豪我家门口的那片草皮是我们小区最好的。不,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教育山上最好的。

那时候朱逢霖老嫌弃我,说为啥要花那么多力气去除杂草呢,杂草也是绿的嘛,剪一剪剪平了,也是绿油油的一片呀。我觉得那就叫不可与夏虫语冰。别的不说,咱不能给中国人丢脸不是?Daphne在底特律给中国人丢的面子,咱要在教育山给挣回来。//tongue-in-cheek

后来搬家了,搬到现在住的这套房子。我现在就坐在后院写这些字,面前就是后院的草坪。这片草我已经基本不打理了,也没打算重新铺。费那劲儿干嘛呢。杂草也没关系,杂草也是绿的嘛,等草太长了的时候拿割草机推一下就可以了,剪平了就都是绿油油的一片。剪草其实也不是为了好看。草太长了,影响郑轶嘉练soccer,球滚不动。

倒也不是我现在对生活品质没追求了。就是觉得彩云易散琉璃脆。以前在教育山的时候草坪整的那么好,都舍不得让郑轶嘉踢球。有时候来个contractor来修个啥的,电线和管子从路边拉到房子里,直接从草皮上压过去,那个心疼啊。现在家里的草坪,怎么zao(第四声)都不心疼。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