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级的快感

人生有点像是在玩RPG游戏。从经验值为零开始,一切围绕着升级而忙碌。有些地方只有到了一定等级才能去,有些东西只有到了一定等级才能看到,有些器具只有到了一定等级才能配备,有些情节只有到了一定等级才会出现。

升级的过程本身是很枯燥的,两次升级的快感之间的是重复机械的砍杀同样的海贼数十次。只有在头衔由"轻步兵"一级一级提升成"重步兵"、"近卫军"的时候才能让游戏者感到兴奋。但头衔升级带来的兴奋很快又会被练级的枯燥取代,于是游戏者开始企盼下一次升级。一个好的RPG游戏总能让练级的过程不那么枯燥,总能把升级的间隔控制得恰到好处,让你在快要觉得厌倦的时候给你一个新的级别、新的头衔。

很少有人能抵挡升级的快感带来的诱惑。为了快速练级,有人用修改工具、有人作弊、有人用加速齿轮、有人架私服——整个游戏都是我的了,我想要什么等级就给自己什么等级,想要什么高级头衔就给自己什么高级头衔。可他们很快就玩厌了,毕竟升级来得太容易就不如以前那么有快感了。

可见,如果把游戏的核心乐趣建筑在升级上,是无法长久吸引玩家的,尽管升级带来的快感是最直接的。一个公司如果也把核心乐趣建筑在升职加薪上,也是无法长久的,尽管升职加薪的快感是最直接的。人生这场RPG游戏,是没有加速齿轮的。

另一些人用不断超越自我的心态去玩游戏,值得赞赏。玩FIFA的,手上不断的换更差的队,直到用中国队战胜巴西队,World Class难度的;玩Need For Speed的,不断的换更差的车,直到用最烂的车跑赢最好的车;玩CM的,每次都执教一支丙级队,用八九个或十几个赛季将其带上英超,然后辞职,重新再去执教一支丙级队,再带上英超。

凭什么“女为悦己者容”

四月八日是一个大日子:母校交通大学109周年校庆;我在微软工作进入第四年;还有,星期五这天,Charles王子要和Camilla结婚了。很多Diana的粉丝对将要举行的这个婚礼是恨得牙根都痒痒的。当年Charles为什么放着这么漂亮的Diana不要,偏偏去喜欢这个既不年轻又不漂亮的Camilla,恐怕只有Charles自己心里清楚。正所谓感情这东西,冷暖自知,不足为外人道也。还有另一部分人,对星期五的婚礼是鼓掌叫好的:非美女也是能够赢得爱情的,非美女也是能战胜美女的,Charles让很多非美女看到了希望。

男人不明白女人为什么总是喜欢有钱男人,女人不明白为什么男人都对漂亮女人趋之若鹜。有些非美女逆反心理强,走上了一条有点女权主义味道的道路。她们说,凭什么“女为悦己者容”。她们说,我为什么要为了男人的视觉愉悦而梳妆打扮?我们为什么要为了男人的视觉愉悦而保养皮肤?我们为什么要保持身材给男人看,却让自己面对诱人的食物不能吃个痛快?又像早些年在法国,有些女人拒绝戴胸罩,说是要还女人呼吸的自由。Ok, it’s fine,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女人,你们当然有权利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任由身材变形、皮肤变粗,男人的确无权干涉。

但是,男人有权用脚投票。

一味的坚持“女人凭什么要为了男人如何如何”,其实是一种太自我中心的表现。保养皮肤、保持身材、适当的化妆、得体的穿着、清爽干净的形象,其实是对他人的尊重。而且,有科学的统计数据表明,无论男女,容貌令人愉悦的人更容易获得事业和社交的成功。毕竟容貌令人愉悦的,第一眼感觉就讨人喜欢、让人有亲近感,马上就少了隔阂,沟通起来就更容易。女人,少吃一点、吃得健康一点,也是对自己的好。我小时候我妈一直对我说,吃饭要吃七分饱。可见,适当节制饮食也并不是只针对女人的。

更做作的莫过于有些人,一边痛斥男人以貌取人,一边嫌自己男人不够有钱。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从某期《男人装》学来的。到超市买一包巧克力饼干(我用的是奥利奥),碾碎成粉末,兑入少许咖啡,调匀成黏稠的糊状,装到一个保鲜袋里,将保鲜袋剪掉一角,就像蛋糕裱花一样把前面的巧克力糊糊从角里均匀的挤出来,成牛粪状:

如果再插上一朵小菊花,就是一道很有噱头的概念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