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shanghai

华山路1925弄,我在这里从出生住到托儿所毕业。

对面的Coffee Lox,一年前,我坐在她对面,一个是寂寞的人,一个是受伤的人。

路过南丹路181弄,我没有进去。既然已经是别人住着了,就没必要去看了。厨房门口墙上那张照片应该还在,懒得喊他们去取下来。若他们取得不小心,倒还把后面的枫木贴面给搞坏了。

三月的那个早晨,一个拉杆箱,一个旅行袋,我离开那个家。九月,还是一个拉杆箱,一个旅行袋。这次没有人看着我上出租,我顺手把钥匙扔到信箱里。十二月,我路过,并没有去看六楼那个窗口有没有透出灯光。

前面不远处的小肥羊有一群人等着我。Sorry,这并不是纪念西安事变68周年慈善晚宴。我那是胡扯的。

八年前的昨天,戴骥问卜飞鸣借了一百块钱,他没说去哪里,只是再也没有回来。从此,每年的这时候,我们都会聚一聚,火锅是惯例。

往年火锅都是拼抢的。我会嘴上说着“还没熟呢”,在大家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一只蛋饺下肚了。不过今年我好像没什么胃口。到底还是不再是小伙子了。随便吃了几口而已。

有个往年一直参加的同学没来。他已经做了爸爸了。我们这些都是77、78年的,还有一个同学的老婆已经怀孕了。还有快一半的已经结婚了。的确到这个时候了。可我却不知道我会在什么时候。不是找不到,只是觉得不可以也动不了真感情。媛说,爱上一个人,就是给了他/她一把刀。

我可不想给别人刀。

正大广场很洋气,陆家嘴很洋气。港汇的厕所里放的是肖邦的马祖卡舞曲,钢琴的,并非轻音乐改编的。复兴路跳水池对过的小店里面唱片好多,买了19张,只要95块钱。这恐怕是性价比最高的精神粮食了。早年这些唱片,刚念研究生时候我们在广元西路的店里,都是卖25、30一张的。又看到了切利比达克的Bruckner全套,留着,过年的时候给自己当礼物。

很早以前在中图看到全套指环,一千多,垂涎三尺。是不是应该在今年或者明年把全套指环看一遍呢?

that’s shanghai,长大的地方,有回忆,有人。耳边的吴侬软语,宽敞的出租车,三步一岗的便利店。妈妈问我:“中觉困醒啦,圆子要吃法?”“嗯,要额”

回到北京,就快圣诞了。我希望那天晚上能下雪,white x’mas,温暖的咖啡馆里会放那张"Boas Festa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