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选集》(第一卷)读书笔记之一

《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1926)

毛泽东在阐述小资产阶级的构成时,用了一连串的“小”:“…小知识阶层…小员司、小事务员、小律师、小商人等都属于这一类”。

谈到中产阶级(即民族资产阶级),毛泽东说道,“实现民族资产阶级的国家,是完全行不通的,因为现在世界上的局面,是革命和反革命两大势力作最后的斗争的局面…那些中间阶级,必定很快分化,或者向左跑入革命派,或者向右跑入反革命派,没有他们‘独立’的余地”。不免让人联想到很多年后流行的非友即敌的简单逻辑:不参加对某某的批斗,那你就是某某的同谋。

贫农被归到“半无产阶级”,而非无产阶级。理由是贫农多多少少占有一些农具。既然有农具,农具属生产资料类,贫农既不能算无产。农村的无产阶级是指长工、短工等,既无土地,也无农具和资金。

毛泽东写道,“…还有数量不小的游民无产者…(例如)上海等处的‘青帮’…如引导得法,可以变成一种革命力量”。很明显,老毛对青帮看走眼了。所以在文章后的注释中,出版者特地做了解释以圆其说。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1927)

著名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即出自这篇文章。整个句子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

毛泽东发表这一评论的所针对的是“中派的议论”。在农民运动中,地主土豪被拉出来戴上高帽子游街,还有些农民拥进土豪劣绅家里抢猪抢米,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也有人“踏上去滚一滚”。有意见认为农民这样做未免太不像话,毛泽东认为这种看法实质上仍然是拥护特权阶级利益的地主理论,是阻碍农民运动和破坏革命的。

如此看来,文革中的抄家自然也就理直气壮了。

《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1928)

文章给出的答案是:“白色政权间的长期的分裂和战争…使一小块或者若干小块的共产党领导的红色区域,能够在四围白色政权包围的中间发生和坚持下来”。一句话,就是在几省交界地带属三不管,有生存空间。

也对,金三角就是在泰国、缅甸、老挝三国边境地带的。

《井冈山的斗争》(1928)

毛泽东写道,“党代表制度,经验证明不能废除,…,改称指导员,则和国民党的指导员相混,为俘虏兵所厌恶,…,故我们决定不改”。

但当时红军中 “指导员”称号相当普遍。例如,粟裕,1927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后随朱德、陈毅转战闽粤赣湘边,同年10月被任命为步兵五连政治指导员。又例如,邱先通,1931年入党、1932年参加红军、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据记载,他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兴国模范师第16团连指导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