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 Fashion

我曾经想过要买一个打字机放家里。不是以前上海人家里的那种可以一手提着去上学的那种,是那种黑黝黝的很实沉的,像辛德勒的名单里面用来打名单的那种。可惜平时用不到,现在连信都不写了,更不用说用打字机打英文的信了。否则,用那种打字机打信,超有感觉的。

我经常说,我这一代人,是最后一拨用信纸写过信的人了。比我小三岁的,就都是QQ、电子邮件和短信了。我这一代人之后的,就不能体会收到信拆开那一刻的一点点兴奋,也不能体会把信口糊好丢进邮筒那一刻的一点点庄重。虽然我现在还时常寄信,但寄的不是订杂志的支票,就是报销医药费的收据。一度我连每个月的有线电视和电费都是写了支票寄出去付的,后来因为去古巴,怕帐单过期,就改成自动扣款了。

我跟我的英语老师说我很喜欢用支票付钱,因为那种感觉很old fashion。她说现在连她那个年纪的美国人都很少有人写支票了,绝大部分的人不是信用卡就是自动转帐。有一次我在Whole Foods看到一个老太太,买了大概二十多块钱的东西,结账的时候就看到她抖抖索索从包里掏出一本支票本,一笔一画的写好金额,签好名撕下来,递给营业员。腔调老足的。

其实今天想到写信的事情,是因为整理了一下左边栏里Friends链接。曾经一度我有订四五十个RSS的,现在一个个都不写了,只剩下半打左右今年以来还有过更新,而三月有过更新的就更少了,只剩两三个了。其实也很正常,大多数的人都还是更喜欢贴贴照片发发微博,只有像我这种话唠子,以前写信,现在写博客,总之就是话特别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