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

今天发现那条淡蓝色牛仔裤破了,屁股上破了一个洞,就破在右臀上平时坐时和椅子接触的部位。纬线勉强连着,经线都断了,日积月累磨破的那种。其实早先这条裤子已经破了一处,是后边右侧口袋的底角,因为那个口袋一直放皮夹子,皮夹子的一角顶着,时间久了磨破的。原先还可穿,毕竟袋角的破洞还不至于大到可以使皮夹子掉下去的地步,但如今屁股上也破了一处。倘若只是破在膝盖,倒无伤大雅,但破在屁股上,就能看见内裤了,穿不出去了,以后就只能在家里大扫除的时候当劳动服穿了。

这是我穿破的第一条牛仔裤。可见我开始穿牛仔裤是很晚很晚的,不象很多同辈的人,他们从中学就开始穿牛仔裤了。我是一直到开始工作后顺应程序员风格才开始买了穿的,早先我都喜欢穿灯心绒或者卡其布的裤子,宽宽大大的;更小的时候,我喜欢每天穿跑鞋和蓝底白条的运动裤去上学。那时侯觉得牛仔裤又紧又硬肯定很不舒服,为什么那么多大人(包括我姐姐)那么喜欢穿。那时侯我八岁, 我姐16岁,她比我大八岁。有一次我姐对我说,别看你现在天天穿运动裤觉得好舒服,等你到了我这么大,肯定也会想要穿牛仔裤的。后来我等到了16岁,仍然没有穿牛仔裤,让我姐当年的断言落空了,我心里就很得意。

我从小生活在我姐的阴影里。她和我念的是同一个小学、同一个中学,连教我们的有些老师都是相同的。小学里面老师们就经常唠叨:你姐姐以前小学里是大队长,成绩一直都是第一名的,作文竞赛也是市里一等奖的,你要向你姐看齐哦。等五年级开始学英语,我妈又老跟我说,你姐姐英语那么好(她那时侯已经在上外念英语专业了),还不多跟她学学。耳朵都听出老茧了,总算还好,小学毕业考上了同样的中学。到了中学,我们的年级组长居然是我姐那时的班主任,于是又是时常把我和我姐放在一起比。最要命的是,我姐当年高中毕业时是上海的高考文科状元。整个中学六年我就一直在想,这下没希望了,除非我也考个状元(何其难啊),否则就翻不了身了。好在老天有眼,最后我是直升的交大——既然没有考,也就无从比较了。

我们一家四口,小时候一放暑假我们家就有三个人天天在家里。每天上午可以看《青春的火焰》,每天都听到一楼那户人家在不停的敲钢丝用来做衣架;隔开几幢房子还有个老头天天在重复同样的动作,把铁皮敲成锅。到了下午四点多,我就会搬个小板凳到门口吹着穿堂风看小人书。等爸爸回来,吃完晚饭,一家四口就搬上躺椅和板凳到新村里乘凉。那时侯我对妈妈说,妈妈我要一直和你在一起。我妈说傻孩子,等妈死了你怎么办?我心里明白以后我会有老婆的,但觉得不好意思说出来,于是想了一想说,那我就和姐姐在一起,一辈子在一起。

没有哥哥姐姐或弟弟妹妹是和我同龄的很多人的遗憾。张楚有一首《姐姐》,没有姐姐的人听了恐怕不如我这样的听了更有感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